潮汕人自己的“抹茶蛋糕”,过了时节就吃不到

%title 插图 %num

三伏天,酷暑流金,叶汤、冬瓜皮水、蛇舌草水、绿豆汤,各种祛热消暑汤轮番上场。然而,暑气过重,再多的汤汤水水,都难解闷热天气带来的食欲不振与热气。望着一桌盛宴举箸不前,突然甚是想念清明时节的朴籽粿。
以叶做粿,讲究的是食时!
手中端着一碗莲叶汤,我的思绪却蔓延去?东那一汪池水。池畔有两棵朴籽树。

 

潮汕有民谚:清明食叶,端午食药。这个叶,指的就是朴籽树叶。朴籽树的根、叶、籽、皮皆可入药,清热、去积、和胃。潮汕地区素有以朴籽叶朴籽做粿的传统,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浦的朴籽粿。
 
%title 插图 %num
朴籽粿
我曾在?浦生活过一段时间。农历二三月,朴籽树开始抽芽,新叶嫩绿椭圆,籽如绿豆。
%title 插图 %num
朴籽树的嫩芽和籽
朴籽树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村民,朴籽粿的时节到了。那时,街坊四邻便张罗着做朴籽粿。热情好客的阿姨大姐们,总会给我送上一些,是祭祀后的分享,也是身体康健的祝愿。
%title 插图 %num
蒸好之后的朴籽粿
皆因,换季之交,肠胃容易闹腾。朴籽粿能消解人一冬的积食,调理肠胃适应季节的更迭。以至于,往后的日子里,但凡我积食难消时,总怀念这一口青嫩松软的朴籽粿。母亲传给女儿的,何止是手艺!而今,家家户户做粿的景象或许只能存留在我记忆之中,但也不乏传统美食的传承者。

 

湖厝池旁,有一位陈阿姨,朴籽粿一做就是三十年。得登门请教的那天,赶巧遇上陈阿姨传授自家女儿做粿的心得。
%title 插图 %num
采摘好的朴籽和叶清洗、剁碎
嫩芽新叶与朴籽,离开枝头,经陈姨母女一番筛选,便以流水漂洗,冲去浮尘。尔后细细剁碎,确保后续工序中,汁液能更好渗透。将存放半年的老米,洗净后与剁碎的嫩叶充分搅拌混合,再磨成清新幼嫩的米浆。
%title 插图 %num朴籽、朴籽叶和米搅拌成浆
面粉、酵母、白糖,需得按照精准的配比添加入米浆中,并反复搅拌,直至米浆色泽如抹茶清新脱俗,浆体如德芙柔顺丝滑。
 
%title 插图 %num
摆放粿碗

 

陈姨专门找出家藏的黑陶粿碗,有梅花型也有桃型的,让今天的手艺传承更有仪式感。
 
%title 插图 %num
把朴籽浆倒入粿碗里
女儿则小心地将粿浆缓缓地倒入这一个个碗里,分量不多不少,正到碗口。手把手的指点,反复叮咛着辅料的比例,终于到了见证成果的时刻。高温蒸煮40分钟,揭开还蒸腾着高温蒸汽的蒸盖,迎接两母女的,是咧开嘴的笑容。
 
%title 插图 %num
朴籽粿

 

朴籽粿,不仅颜色青翠如抹茶,如阴雨绵绵的春日新芽,味道也沁人心脾。撕一瓣入口,细细咀嚼,甘甜中有股树叶香气,仿佛能将一天积累下的混沌之气一扫而空。又因选用老米制作,粘度小,朴籽粿的口感便不似发粿般既绵且糯,反而是柔韧中带有粗粒的口感。
%title 插图 %num
喂邻居家的小孩吃一小块朴籽粿 
以前,?浦村民,几乎家家主妇都会张罗着做朴籽粿,一做上百个。如今,随着生活观念的变化,祭拜礼节的简化,每家每户均自给自足是不太能了。但还是有不少像陈倍琴一家这样,坚持自己手作,传承“家”的味道的人。

 

春叶入粿,健康家人,方便乡邻。这大概就是一种最朴质的心愿吧。
 
来源:食里挑一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