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500强正大集团谢国民资深董事长畅谈家族史(一)

图片
我是卜蜂集团资深董事长谢国民,卜蜂集团还在中国成立了正大集团。中国1978年推行开放政策后,卜蜂集团率先进入中国,成为在广东省经济特区深圳申请注册的第一家外资企业。自那以后,卜蜂集团一直使用正大集团这个名称,“正大”二字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
卜蜂集团在中国的事业具有相当规模,在华年销售额接近集团总销售额的四成。泰国企业为什么可以如此深入中国呢?因为卜蜂集团的创始人,我的父亲谢易初,是位出生于广东省的华侨。父亲在中国和泰国等东南亚地区穿梭往来,将生意越做越大,卜蜂集团通过企业经营和华人人脉与中国连在了一起。
我们兄弟姐妹虽出生在泰国,父亲却给每个人起了中国名字。大哥正民,二哥大民,三哥中民,我是国民。4个名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正大中国”。
父亲不光让我们在泰国上学,还把我们送回中国接受教育。除了会说泰语,我们12个兄弟姐妹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继承父业成为经营者的我们自然而然同华人华侨和中国人打起交道,加快了卜蜂集团在华人世界的业务拓展。
最为重要的是,卜蜂集团在泰国得到了支持。泰国不仅接纳了我们这个来自异国他乡的谢氏家族,还给予了我们平等的发展机会。曾经有一段时间,泰国政府跟中国在政治上发生过对立,即便如此,也没有驱赶我们这些华人华侨。父亲虽然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前后失去了中国老家的所有产业,我们谢氏家族却在泰国得以继续发展。要是父亲当初没有把总部设在泰国,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卜蜂集团了。
华人华侨跨越国境安家置业,泰国人民欣然接纳来自异国他乡的华人华侨。希望我这大半生的经验,能够为全球化时代的人们提供人生智慧。
- 1 -
离开潮州 扎根曼谷
父亲谢易初的老家是潮州。潮州地处广东东端,南边紧挨汕头港口。汕头也被视作潮州,潮州和汕头被称作潮汕地区。父亲老家澄海蓬中村现在隶属汕头市。父亲一家在潮州世代都是地主。我的祖父是地主家的独苗,靠收租就能过活。祖父不去工作,受当时风俗的影响抽起了大烟。
父亲生于1896年,在5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弟弟谢少飞,也就是我的三叔,日后成为父亲在生意场上的左膀右臂。祖父30来岁就去世了,那时父亲才十五六岁。
养家的重担骤然落到了父亲身上。二叔在学校成绩优异,父亲决定供他上大学。但那时潮州没有大学,要到地处内陆的四川成都去求学。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收租作为唯一的家庭收入来源,维持家庭正常开销外,仅够供二叔一人上大学。于是,年少的父亲和三叔开始从商。
潮汕地区自古贸易兴隆,出生在那里的人被称作潮州人。当地背靠连绵的山脉,陆地交通极为不畅。要想离开家乡出去闯荡,海路是唯一的出路。早在宋朝年间(960年―1279年),潮汕地区与日本间的贸易货船便频繁往来。1860年汕头开埠后,大批潮州人为谋求新天地,到了当时被英国统治的香港以及泰国等东南亚地区闯天下。
擅长经商的潮州人在香港和东南亚各国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赢得了“经商天才”的美誉。在泰国,不只我们卜蜂集团,盘谷银行(Bangkok Bank)的创始人也来自潮州。执掌香港最大企业集团的李嘉诚同样是潮州人。
或许是地域的影响,父亲虽出身地主家庭,却自然而然踏进了经商的世界。潮州蔬菜以品质高而闻名,但菜种只能在国外种植一轮,不可留种再植,否则产量和品质都会降低,因此需每年从潮州购入新种。父亲看好蔬菜生意的商机,开始精心选种,做起了菜种生意。为了向南拓展市场,父亲决定南渡东南亚。
1919年左右,父亲投靠亲戚来到泰国。泰国政府积极推行吸收中国移民的政策,大批中国人特别是潮州人涌入泰国。据说泰国的华裔现已超过700万,占泰国总人口的一成多。他们大都是潮州人的子孙。
泰国是东南亚唯一没有遭受殖民的国家,既不存在宗主国政府也没有欧美大企业的势力,父亲从中看到了发展空间。来到曼谷后,父亲在市中心昭拍耶河岸边的唐人街落了脚。
从潮州来到泰国的中国移民不少都以务农为生。父亲把从中国运来的菜种,沿路向农民销售或是批发给零售商,逐渐攒下一笔钱。1921年,父亲在唐人街开了家属于自己的店铺,取名“正大庄”。
“正大”来自成语“光明正大”,意思是恪守道义、公正做事。父亲最早在汕头开的公司叫“光大”,后在泰国开了“正大”。“正大”在潮州话里念做“Chia Tai”,泰国的当地人也都这么叫。这就是我们卜蜂集团的源头。这家店铺如今依然在唐人街的河岸边,继续出售菜种。
- 2 -
父亲养的鸡天天都下蛋
父亲谢易初喜欢新鲜事物。菜种店“正大庄”在曼谷开张后,父亲把飞机印到了商标上。种子与飞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父亲说:“飞机是现代文明,先进科学技术的象征”,就这样印了上去。
图片
正大庄种子店
正大当时经营白菜、芥菜和芜菁种子,种子分装在一个个小纸袋里销售。纸袋采用了当时还很少见的彩色印刷,尽管被旁人讥讽:“卖给农民的东西,干嘛印得那么漂亮”,父亲却不为所动。
包装纸袋上会印上有效日期,过期免费更换。这种做法在当时非常罕见,父亲常对我们说:“种地是苦差事,播的种得每天浇水。不发芽,农民就赔大了,我们绝不能让顾客吃亏。”
父亲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有科学观察事物的能力。曼谷有很多人在房顶上养鸡,但鸡很少下蛋。父亲仔细观察后,发现它们主要吃虫和草。
“是不是缺营养?”带着这样的猜测,父亲将鱼粉和米糠拌成饲料喂鸡,还喂了蔬菜和打碎的贝壳。虽然没有蛋白质和钙之类的知识,但父亲通过观察,用自己的方式调配出饲料。就这样,父亲养的鸡天天都下蛋。
父亲还热衷于改良蔬菜品种,他在中国老家潮州和泰国开设农场,选育优质菜种,也就是通过人工育种来改良品种,这并不是从农科院校学到的知识,而是根据经验,自己总结出的一套办法。
我很自豪自己继承了父亲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性格和科学观察事物的能力,父亲提出的“品质第一”和“重视顾客”的理念得到顾客的青睐,种子销售业务蒸蒸日上。父亲从中国叫来胞弟谢少飞来店里帮忙。
只要品质优良,除了潮州,中国各地的菜种,父亲都拿来卖,日本产的种子也不例外。1940年,父亲成为日本泷井种苗公司的经销商。其详细经过,现已无从考证。卜蜂集团与日本泷井种苗公司一直保持交往,现在仍在合作改良蔬菜和水果品种。2015年还举行了合作75周年的庆典。
英语和泰语不通的父亲是怎样跟外国企业打交道的呢?原来父亲不惜重金,高薪雇用了居住在曼谷的一位会说泰语的英国人,亚历山大•坎贝尔。父亲将签约等涉外事务全部交给了他。
正大当时虽是家只有几个人的小店,却早早跨进国际企业的行列。父亲为卜蜂集团建立了只看能力不问国籍的传统。上世纪80年代,年过80岁的坎贝尔先生依然忘我工作,在正大唐人街的办公室里不停地打着电传。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