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

张声金是广东普宁当地一位知名人士。许多人知道他,是因为他几年来持续不懈地拍摄了400多座普宁古村落。如今,这个曾经在外地打拼却又回归本乡的小伙子,开始将目光更多地投向那些村落、乡镇、城市中仍然鲜活地保留着的传统民俗。通过他的镜头和文字,我们可以看到盐灶拖老爷、大长陇贺灯、典詹跳火马、仕林送香船、南澳后宅渔灯赛会……这些规模或大或小,但仪式庄严,仪轨严整,参与度极高的民俗现场,是传统、乡土、庄重的节庆文化宝库。
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张声金和他的同道中人所记录下的这一切,大都算是“文化遗产”。它们不仅属于当地,属于广东,也属于中国,属于世界。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2

收集整理的老族谱

普宁大长陇贺灯场景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3

典詹跳火马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4

大长陇贺灯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5

茆港老爷过溪

从村落到民俗,他一一整理

“我在2007年之前就有接触摄影,那时候在外地读书,放假回家就带着数码相机在乡里泥沟各处拍着玩”,张声金说,“每次回家看到家乡在不断变化,故而想要留住一些记忆吧”。不过这个阶段,他还只是“拍着玩”。2010年,他从外地回到家乡,顺带背回一台单反相机,“与普宁本地的摄影同好接触,也常三两人出去外拍。普宁本地的自然风光是挺不错的,不过这里的乡土人文更吸引我,所以后来慢慢对这方面的拍摄就更多一点,比如外拍会多选择去老城、老圩埠如洪阳城、里湖圩等”。

张声金是泥沟乡人。泥沟乡位于普宁燎原镇,地处练江上游。宋末元初,张氏七峰兄弟及妹共八人,由福建漳州大菜园避元乱而南下入潮,其中排行第四的翠峰公创居于此。因村寨建置于河沟边上,沟中涂多,故俗称涂沟,字作泥沟,又雅为弥高。目前为张、许、陈、郑、孙、李、周七姓杂居之村落,乡中常居人口二万余,侨居海内外十万余。乡中聚落呈块状分布,以老寨为中心点,四面八方有卫星般环绕的古寨多座。民居多以贝灰三合土结构潮式建筑为主,还有清代和民国时期下南洋经商后归梓乡人所建仿西洋风格的侨宅。各姓祠堂公室有百余座,始建于明清间的庙宇十余座。乡内“学校多过米铺”,是有名的文化之乡,名人辈出,民俗十分丰富。

自家的老村自然少不了拍摄。一开始是乡村景观,进而是拍古寨围、民居、祠堂、古街道、古井、古庙宇等等。拍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感觉似乎有些想表达的东西没有拍出来,琢磨良久,若有所悟,“可能就是少了人的元素吧”。于是在2011年,他从摄影爱好者变成了一个“记录者”,“我开始到处找身边的朋友带我去拍他们的村落。在拍完一个村落之后,总会找人问问或找书本来了解村子的情况,以对所拍照片进行一个有文字记录”。
在整理当中,他逐渐感觉到民俗之于村落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其如人的骨骼框架需要有血有肉有灵魂才能是活的一样”。所以,在关于村落系列的拍摄整理初期,民俗也进入了他的兴趣范围。在随后几年至今,其分量越来越大,终于也成了除村落之外的第二个大系列。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6

谷饶抢鸟饼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7

盐灶拖老爷

和传统生活有关的内容,都尽量记录

张声金记录的民俗和礼仪,包括了很多方面,常见的如游神习俗、祭祖仪式;建筑落成的净土仪式;另外关于生老病死也会记录,如丧礼、葬礼;也有成人礼、婚礼等。当然传统手工艺也可算是民俗一类,同为记录的内容,“这些年我所看过的游神活动中,火爆的有盐灶拖老爷、大长陇贺灯、溪南耍老爷、典詹跳火马、石桥头通宵赛老爷、西林老爷耍火等;古老神秘的如普宁客家地区的游神、仕林送香船、桑田送香船、桂东送香船等;大型的如棉城二月营双忠圣王、洪阳城隍公出巡、泥沟三山国王出巡、南澳岛后宅渔灯赛会等;文艺奇特的如平林抢地豆、溪口穿蔗巷、胪溪女扮男装营老爷、河浦电音闪灯营老爷、沙陇仙家抢鸡头、丰溪蔡拜天种钱营蔗、隆都东沟荡秋千等。”
他拍摄的一大项目,是每年的“国际老爷节”。从2011年开始至今,从泥沟到全普宁再到全潮各县市去,每年平均都会记录十几二十场,最多的一年有近三十场,“这些年,几乎正月二月都在跑,追着‘神明’跑”。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8

溪美搧寨门

南国岭东潮郡九邑的新春“游神”活动,是被列入各级文化遗产项目的传统民俗。是一种传承于远古以攘灾祈福为目的的仪式活动,也是梳理民间秩序的重要活动。一般在媒体和各种官方文本中,关于这些活动的名称很多,比如游神赛会、春社、社火、社日、社庆、庙会等等,但张声金说,这种叫法真不适应于岭东本土,本土俗称此为“营老爷”。因数万乡寨于此间连续不断进行日夜活动,而身处异乡乃至世界各地的潮人也会腾出时间赶回家乡参加活动,所以如今时尚也叫“国际老爷节”。
他介绍,“营老爷”最早从正月初一开始,可以持续到农历二月、三月,当中大多会是在元宵前后爆发,以元宵为最,“潮郡九邑各乡寨各择日进行的营老爷活动,各种各样的画风画面,让人目不暇接,其有彪悍劲爆的,有文艺可人的,也有两者相间的”。营老爷活动中攘灾祈福仪式之外所穿插的,是典型的民间艺术,比如潮剧、皮猴戏、英歌、锣鼓、担花蓝、扛标旗、舞青狮、舞麒麟、舞蜈蚣、舞海鲜等等,不少已经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只有把这些活动、民俗、民间艺术等整合到一起看,才能读出“非遗”特有的生命力。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9

溪南耍老爷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0

泥沟营老爷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1

普宁英歌脸谱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2

英  歌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3

潮尾袁格老爷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4

石桥头送火把

“式微”之外

关注民俗的人越来越多

他说:“在我看来,民俗随着如今社会的极速发展,消失得太快了,它没法像村落建筑那样能待在一处地方坚挺多年才消失。”

他认为,类似这样的传统民俗,具有很多正向的意义。除了能加强对外交往,就活动本身来看,“营老爷”这样的大型活动,需要组织,需要协调,需要很多方面的条件,而且必须是良性和谐的!这些民俗培养了人们的敬畏之心、坚强意志、奋发精神、和谐意识,加强了大家感情的维系,有助于良好秩序的建立,更有助于古村的“活态发展”。

他说,在这些年所见的游神活动中,最感叹的是,有的地方如今因为年轻人外出务工或移民不再返乡,出现活动中老小青壮层次不均或者断层的情况,“神轿”不得不置于轮车或三轮车上进行巡游,甚至雇外地人来扛,“整体看起来格格不入,乡野古风可谓淡然无存”。不过事物都是一直在演变的,民俗也不例外。无论表现形式有怎样的变化,其核心要素是不会改变的。

潮阳棉城营双忠圣王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5

平林抢地豆

张声金自言:“类似我们这样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年轻化,甚至有个小友今年才读初三,却能拍写出不错的游神记录。我们有的在机关单位,有的是私企的上班族,有自己做生意开公司的,有自由职业的,是各界社会人士皆有了”。

而且并非所有的民俗都在“式微”,也有蓬勃发展的。张声金说:“今年初四去普宁大坪镇看龙腾庙诸神出游的过程中,当地村人介绍,原来龙腾庙的营老爷是比较‘规矩’比较文艺的,不想这两年队伍中扛老爷轿的年轻人开始自发地耍起摇老爷轿,这是他乡游神才有的情况,去年便把关帝的神轿给摇坏了,今年所见轿子是新制,据说在两天的营老爷活动结束后,今年的轿子也给摇坏了,不过大伙真的玩得不亦乐乎!不久后,在其他地方也见到这样的情况,比如池尾新寮、梅塘高埔、燎原泥沟,原本神轿仅是抬高一下表示高升,今年已经演变成把神轿往天上抛去,且高度很高,娱乐性也因此而无限上升了”。他觉得,这是受到近年岭东潮郡各邑各乡寨民俗文化在网络上传播的影响。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6

普宁龙腾庙游神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广州日报

张声金镜头里的潮汕民俗 插图 17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