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代的厦岭村-潮汕历史文化;

明清时代的厦岭村


-潮汕历史文化;

厦岭路天后宫

俗话说,未有汕头埠,先有厦岭村。

汕头市区这块地方,最早见于史籍的,是光华溪北岸的厦岭村,后称为光华埠。

明代初期,这里属揭阳县延德乡。《揭阳县志》记载:“太祖洪武二年,改潮州路为潮州府,领海阳、潮阳、揭阳、程乡四县,揭三乡十三都,是年置蓬州守御千户所于厦岭村。”《潮阳县志》记载:“英宗天顺七年,剿平厦岭贼,以潮阳知县陈瑄为潮州知府。”李羚送陈碹书序云:“揭有沿海而村曰厦岭者,以渔为业。”从上述志书记载,可以得知明代初期已有厦岭村了。当时的厦岭是一个渔村,“扼商彝出入之冲。”在今汕头老市区未成陆之前,厦岭村濒临大海,海船从妈屿口进来后,在厦岭、西港至溪东一带水面停泊,就是后来《澄海县志》所指的东港埠、西港埠和溪东埠了。

明英宗天顺四年(1460年),反抗海禁的沿海“顽民”魏崇辉、“海寇”许万七等,聚众占踞厦岭、西陇、赤窖一带地方,联合浮陇、华坞、月浦、玉井等村贫民和“程乡贼”刘罗宁,互相呼应,抗拒官府。地方官对付他们无能为力,揭阳知县陈爵奏报朝庭,钦差两广都宪叶盛命左布政使陈亹会同招抚,收编“巨舰百余只,凶械千余具。”陈回省后,魏等复反,声势更大,围攻揭阳县城逾月。天顺七年(1463年)秋九月,明王朝发兵征厦岭,都师张通、副师陈濂,以海上出兵进攻;参将刘炜督粮;潮州佥宪毛吉、都阃胡英统兵陆上进攻;潮阳知县陈瑄、揭阳知县陈爵,率民快协助。经过水陆挟攻,终于攻破了厦岭,“斩首数千颗,俘获三千余”,余众崩溃,官军追至碣石澳,厦岭遭受空前浩劫,被夷为平地。事后,官府视厦岭为贼巢,不准民居。

过了一百多年,到了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设置澄海县,厦岭归属澄海。那时,厦岭已成为商船停泊,货物集散的繁忙港埠了。《澄海县志》载:“邑之为埠有三:曰东港埠,曰西港埠,曰溪东埠,为水陆要冲,商贾舟航所聚,与败所集,其初盖云漫星繁矣。”这东港埠就是厦岭。明代中后期,商贾舟航从厦岭至溪东一带四、五华里的水面停泊,其繁荣状况有如:“云漫星繁”。

清代初期,郑成功抗清武装力量活动于闽粤沿海,清政府对东南沿海实施严格海禁。康熙元年(1662年)、三年(1664年)先后两次实施“斥地迁界”,沿海居民内迁30里,厦岭又一次遭受浩劫,房屋及船只被烧毁,溪港堵塞,居民被赶走,从此厦岭荒废了三四十年。

康熙二十三年(1685年),清政府平定了台湾,解除了海禁,厦岭和其他沿海港口一样,恢复了航运,很快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商贸港埠。《澄海县志》载:“邑自展复以来,海不扬波,富商巨贾,卒操胜赢,与贩他省,上溯津门,下通台厦,象犀金玉,与夫锦绣皮币之属,千艘万舶,悉由澄分达诸郡,其自海南诸郡转输米石者,尤为全潮所仰给。每当春秋风信,东、西两港,以及溪东、南港、沙汕头、东陇港之间,扬帆捆载而来者,不下千百计。”此时的厦岭(东港)已经是一个镇了。《澄海县志》载:“全郡要镇有五,澄居其三:大场、厦岭、新港。”厦岭的天妃宫,潮汕人称其为“妈祖宫”,她是厦岭港埠繁荣的象征,直至民国年间,“厦岭妈宫在潮汕地区很有名气”。

明未清初,厦岭以南海底沙脊冲积地逐渐聚积成陆地,原来的东港、西港、溪东等处,也逐渐淤积,海船停泊地也就逐渐移到新浮积起来的“沙汕头”(汕头市区的前称)。到了雍正八年(1730年),原在厦岭妈宫设立的税站,已被改称为粤东潮海关总口(庵埠)的“汕头分口”了。由于地理历史的变迁,“汕头”这个地名逐渐取代了厦岭,古厦岭港也逐渐成为汕头港的内河停泊区。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