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康瑞的海鸥成功学:一场永不停息的自我追逐

罗以海鸥成功学勉励年轻人“think big but stay grounded”,勤力之余更要懂看大局,顺势成就大事。
罗康瑞最喜欢的一本书是早年读的《天地一沙鸥》,书中那只追求独立和完美的海鸥,正是罗康瑞对人生和事业最大的期许。 美国作家Richard Bach的畅销小说《天地一沙鸥》,故事讲述海鸥Jonathan不甘平凡,每天勤力练习飞行,以追求完美的飞行技术,其后更引导其他海鸥发掘才能。这本书令瑞安集团主席罗康瑞留下深刻印象,展翅海鸥更成瑞安标志。罗以海鸥成功学勉励年轻人“think big but stay grounded”,勤力之余更要懂看大局,顺势成就大事。

罗康瑞,男,1948年4月生于香港,祖籍广东普宁,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瑞安集团主席、香港贸易发展局主席、重庆市人民政府经济顾问,长江开发沪港促进会理事长,上海市荣誉市民。2016年11月,罗康瑞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2016年,他被列入胡润版中国百富榜“(热爱生命的名人故事)中国房地产影响力人物五十强”的第七位。
曾经迷失过 最终成功创业
瑞安房地产(Shui On Land)主席兼行政总裁罗康瑞,是香港地产大亨罗鹰石(Lo Ying-shek)的9个子女之一。然而,他并非父亲的当然继承人,而且有点像个回头的浪子。罗以建筑工程起家,但他却是修读经济。69年他“浸完咸水”返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激发他创一番事业的决心︰“父亲对母亲说︰『唔好浪费时间在这个仔身上,佢无用!』”。“我排行第六,曾经迷失过,”罗康瑞表示,“我也不是个好孩子。”
罗康瑞和他的8个兄弟姐妹都是在地产业中成长起来的。每逢周日早上,罗氏族长、鹰君集团(Great Eagle Holdings)创办人罗鹰石,就会带上家里所有的孩子,穿梭于香港的大街小巷,视察建筑工地。对罗康瑞和他的兄弟姐妹来说,跟随父亲进入建筑业,显然是他们的职业道路。
工作时间很长——罗康瑞多数时候都要在早上7点前到达工地——为父亲工作也有令人沮丧的一面。回顾在鹰君集团的日子,罗康瑞是这样描述的: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家族企业——没有层级,没有明确的职责分工”。他记得经常要“跑来跑去,做父亲吩咐的事情”。
因此,罗康瑞决定走自己的路。想到“许多富人都是这样起家的”,他离开了鹰君集团,找一份卖百科全书的工作。
罗康瑞表示:“当时,父亲对我绝望了。”然而,他母亲并不认为自己的第六个孩子就是一个百科全书销售员,于是出面斡旋。罗康瑞回忆道:“她代表我进行了谈判。”带着从父亲那里借来的必须偿还本息的10万港元,罗康瑞开办了自己的工程承包企业。父亲还用另一种重要方式帮助了他,给了他这家初创公司第一份合同。如果不是因为母亲,香港最着名的跨境地产大亨罗康瑞(Vincent Lo)或许会走进出版业,但远没有这么成功。
瑞安集团于71年创立,当时只有5名员工,因请不起工程师,所有下属均只有中学学历。创业初期,合作的地盘工友当他“二世祖”,不予尊重。除虚心讨教外,罗亦以勤力重获尊重。他忆述当年每日早上7时便到地盘开工,直至半夜;创业首7年更未休息过1日。

他说,创业初期因压力大致胃溃疡、失眠,需服食胃药、安眠药长达3年。“做每个决定都好惊青,担心做错(决定)!”至今逾40年,罗仍每日工作逾10小时,每晚只睡5、6小时。
当日23岁的罗康瑞向父亲借10万元创业,由当时的6人公司发展至今,集团资产达数百亿元,跻身《福布斯》富豪榜。
成功的人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
谈起成功之道,除勤力工作外,罗认为是要懂得看大局︰“成功的人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
瑞安集团的知名之作为“上海新天地”,位于上海市中心卢湾区的太平桥地区,成为上海新地标,亦是罗康瑞最自豪之作。
在罗康瑞之前,很少有人想到,上海的石库门还可以如此改造。同样,也很少有人像罗康瑞那样以创新意念,改造大城市中位置优异的旧城区,然后长期持有,只租不卖。
1999年1月,罗康瑞不顾董事会反对,开始了对上海老弄堂进行改造的冒险投资之举。瑞安集团上上下下都说“老板疯了”。
然而,2016年竣工的上海新天地表明了旧城改造的另一种可能:文化、历史和商业可以很好地结合。有人评价说,“它不是纯粹地去旧建新的商业主义,也不是单纯地牺牲商业的保护主义。”
最终,新天地成为与外滩、徐家汇齐名的上海地标,也让罗康瑞一战成名。
在上海的成功,令“新天地”成为了瑞安的标志性品牌。全国已有超过10个重要城市,向罗康瑞发出邀请,要他帮助改造旧城区,再造一个新天地。至今,“重庆天地”项目便是其中一个,此外还有杭州的“西湖天地”,“武汉新天地”。目前,瑞安房地产在上海、重庆、武汉、杭州、大连开发7个项目,总建筑面积约1200万平方米。
罗康瑞表示,“瑞安的投资策略和其他房地产开发商不同,我们的项目都是很长远的投资。”用独到及具弹性的手法进行项目的整体规划,力求项目发展能配合当地政府制定的整体城市规划,推动城市发展。
有业内分析人士这样评价,“瑞安虽不能说点石成金,但有足够实力带动一片土地,甚至一个中等城市的总体发展。”虽然,有一些城市也在做新天地项目,“但瑞安的新天地开发模式是不可复制的。”罗康瑞掷地有声。
尽管瑞安集团在香港地产界只能算是后起之辈,但据说像李嘉诚和郭炳湘这样的地产大亨见到罗康瑞,也会拍拍他肩膀,称他“有眼光”。
罗康瑞将资产押宝内地并非一时兴起,他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到内地调研,并展开了长达20余年的马拉松赛跑。他见证了中国地产业的疯狂增长,也结识不少一夜暴富的地产商,却依旧坚持不赚快钱的理念。
“粉红商人”
香港工商界送给罗康瑞“粉红商人”的称号,赞其与政府的关系处理得当。
与此相印证的是,卸任公司行政总裁后,他似乎变得更忙碌了,开始频繁地出入内地高端论坛和会议,或担任讨论嘉宾,或客串主持,又或静静地坐在台下,认真倾听台上的讨论。当然,参加论坛的另一层含义是可以与内地的官员经常照面和交流,这或许也是影响他判断的重要因素之一。
2016年11月,罗康瑞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2016年,他被列入胡润版中国百富榜“(热爱生命的名人故事)中国房地产影响力人物五十强”的第七位。
罗自称从上世纪80年代起开始“研究政治”,并从1985年起至1990年任香港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这5年对他的商业活动影响很大。

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关系王”,但这些从政经历无疑成为他的宝贵财富。“我比较了解内地在做这些政策跟决定的过程是怎么样的,所以我现在跟这些官员、干部打交道是非常容易的,完全明白他们怎么看事情,怎么做事情。”他说。
谈及与政府打交道的秘诀,他笑称,其实最好的招数就是做这些项目真的是为这个城市去设计、去推动,而不是从自己开发商的角度。为此,瑞安内部一直有一个口号:“配合政府促繁荣,社会进步我发展。”他认为政府与开发商可以实现共赢,“经济增长跟房价是挂钩的,要是这个地方经济增长好,我们肯定有受益的。我们在做这些项目,就是能够支持这个地方增长它们的经济”。
爱情长跑
罗康瑞和港姐朱玲玲的爱情,可谓一波三折。
有“最美丽港姐”之称的朱玲玲是霍震霆的前妻,并育有霍启刚、霍启山和霍启仁三个儿子。
2008年11月27日,罗康瑞终于与苦恋八年的朱玲玲终于结婚,给这段爱情长跑画上了圆满的注脚。
近两年来,罗康瑞频频携妻出入内地各种大型论坛。谈及太太朱玲玲,他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我太太很支持我,她愿意陪我去不同地方。我的工作太忙,有时候也会觉得对她很抱歉,幸好她喜欢摄影,有花有草就很开心了。”
他笑着说,由于太太朱玲玲的名气太大,自己行在街头有时都会被人称为“朱先生”,到内地参加活动时,也会常常被问及太太的情况,“好像关心她超过了关心我呢。”说完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在结婚同日,罗康瑞即向港交所申报朱玲玲太太身份,朱玲玲即时可共同拥有罗康瑞的46亿身家。这在当年,一度成为商界和娱乐界的佳话。
对于财富,罗康瑞认为并非人生最重要的目标,“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的健康和家庭,还有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你就会觉得生命是有意义的,很多有钱人其实生活是很空虚的,钱买不了快乐,买不了他的健康。”
(文章根据世纪培训网和红商网综合编辑)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