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40年!这片热土曾诞生50位亿万富翁,马化腾任正非都在这起家

%title 插图 %num

深圳华强北,曾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早年间,“一柜暴富”的神话在这里不断上演着。一米柜台一天卖出30万元货物、档口老板一天收入数百万元……类似的传说多年来源源不断从华强北流出。
%title 插图 %num
%title 插图 %num
20世纪80年代,深圳百余家中小型电子企业聚集在华强北的赛格电子集团一带,随着电子产业的爆发,电子市场的规模不断壮大,并逐渐形成了华强北电子产业商圈。
无数小人物的”淘金梦“在这里得以实现。据不完全统计,华强北曾走出50位亿万富翁。马化腾的OICQ就起步于华强北赛格广场的五楼,神舟电脑、TP-LINK路由器等知名品牌也都在这里起航。华强北,曾经装满暴富的梦想,也记载了中国电子产品横跨40年的拉扯踉跄。
 
%title 插图 %num
 
临近80年代,粤北厂搬到深圳福田,因为有民族工业强大的愿望,因此厂区叫“华强”。此时发达国家正把加工制造业转向东南亚,大量被更新换代的电子配件低价流入,拼装收音机、电视机的产业开篇,为华强北定调。
 
%title 插图 %num
 
90年代初,电话座机流行。93年,摩托罗拉白菜价处理一批免提电话用的芯片,两三毛一个。一个小老板用6000块钱买了3万多个放进仓库,两年之后芯片停产,全球座机厂断货,小老板打开仓库,27块一个卖出,赚了80万!要知道当时深圳普通工人月工资才只有380元。
 
%title 插图 %num
 
人们渐渐有了概念,国际巨头产品的换代,牵的是全球产业链的联动,快与慢之间的缝隙,藏着小人物翻盘的飓风。神州电脑的创始人吴海军在这里,TP-LINK路由器的创始人赵建军也来了。
 
%title 插图 %num
 
90年后期,电脑普及,大学生马化腾决定在此地创业。看到很多人组装电脑卖,当时卖的电脑一台重达50斤,小马觉得拼不过他们这体力活,还是搞软件吧。他租下了赛格科技园二栋一间屋,取名“腾讯”。众所周知,小马哥很多年没赚到钱,后来又一下子赚到最多的钱。
 
%title 插图 %num
2003年,联发科手机芯片量产,华强北山寨机时代降临,联发科芯片集摄像、视频、MP3于一体,工厂只要造好外壳和电池就能卖,这显然不值得骄傲地在手机上打上厂名,因此多以SZ字母代替,表示产自深圳,后来被读为“山寨”。四卡四待、超长待机、功放大喇叭、搞怪造型……联发科是龙,山寨机像是龙生九子,可惜个个都是外型变异,但是谁在乎呢?能卖得动就行。
2007年,在华强北走访之后,OPPO的第一款功能手机面世,也用联发科的芯片。OPPO负责人陈明永师从段永平,有过小霸王到DVD的辉煌与萎缩完整经历,陈明永问,“如果没有真正的自主创新,山寨还能走多久?”下属一片沉默。2010年,乔布斯带着iphone4给出了答案——智能机!
 
%title 插图 %num
 
3G转4G时代到来,适逢换机潮。2012年,陈明永领衔向智能机转型,余承东刚从欧洲回国,加入深圳华为,从为运营商做手机代工转向打造自己的品牌。风云起,时势到,如果没有龙,麒麟我们自己造!
 
%title 插图 %num
 
雷军已经喝完小米粥两年,带团队努力突破量产,三个同样年纪的男人可能此事并未料到,七年之后,他们将在世界手机销量前五名当中占据三名,各展所长也彼此学习,吃下世界手机销量的三分之一。
 
%title 插图 %num
 
三个男人联手为山寨机挖下坟墓,华强北工厂的摊主对他们仨由嘲讽变为羡慕,无论如何,终将无可奈何。国人渐渐理解,公共场合开外放大喇叭有些不得体,大家渐渐领悟,核心科技的创新才是走向世界牌桌的硬实力。至此,华强北走向颓势。
华强北曾给予勤勉馈赠,也曾给投机滋养,曾用廉价走入千万家,也让“山寨”登上谷歌年度检索热词。在华强北,每个阶段都有人以不同的方式掘到第一桶金,区别在于之后是换汤不换药、满足于工厂+摆摊,还是由拼装外壳走向硬核驱动。
 
%title 插图 %num
华强北可能已经放下了“中国电子第一街”的身份,而华强北有故事的小老板们心里,依然放不下过往“快钱20年”的身段。华强北是一个港口,时代的大船给过一张又一张船票,看清时代的,走向战场,也走向殿堂;沉湎过去的,留在过去,也迎接失望。
%title 插图 %num

 

资料来源:小小潮潮、时代周报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