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婚纱晚礼服闪耀世界:年出口上千万件,亮相戛纳电影节

穿针、引线、串珠、起针、收针……在绣娘们行云流水的飞针走线中,闪亮的珠子和亮片在洁白的婚纱上组合成花朵的图样。时间在缝纫机的“哒哒哒”声中悄然溜走,历经六七道复杂的工序,一件件繁复精致的婚纱终于完工,即将从广东潮州发往大洋彼岸,成为娘的嫁衣。
作为中国婚纱晚礼服名城,潮州已成为国主要的婚纱晚礼服生产基地和贸易出口聚集地。据统计,潮州年产婚纱晚礼服2000多万件,90%以上用于出口,畅销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潮州婚纱晚礼服以蕴含历史悠久的潮绣传统工艺和国际时尚元素而饮誉中外。”近日,潮州多家婚纱晚礼服企业告诉南都、N视频记者,历经疫情打击的低迷后,目前,行业正逐步回暖,不少外国客户将出差前往潮州提上了日程。

畅销全球:闪耀戛纳国际电影节

30多岁的郑旭珠已经有十多年的刺绣经验。在广东国色婚纱礼服有限公司的车间里,她将一片直径超三米的纱网铺开后,根据绘好的花位,一一将雪白的蕾丝花摆放固定,再送到缝纫机车边。这片纱裙经过缝制成为了拖尾婚纱裙摆的其中一层。
经过六七道复杂的工序后,这批婚纱晚礼服终于完工。90后外贸跟单员杜钰柠忙着清点数量。很快,它们将被发往大洋彼岸,成为外国新娘的嫁衣。
 

即将从潮州发往海外的晚礼服。

除了为欧美新娘做嫁衣,潮州的晚礼服还成为不少明星出席电影节等重要场合的“战袍”。近日,广东国色婚纱礼服有限公司董事长詹健鹏告诉南都记者,作为第72届法国戛纳电影节剧组《眠》的晚宴礼服指定品牌之一,公司曾为影星们提供了20余套晚礼服。女主角索菲亚更是身穿该品牌的白色礼服现身戛纳红毯。
 
 
“我们的年出口量可达到十多万件,年出口贸易额约为4000万元。”詹健鹏告诉南都记者,在位于潮州市区中心的工厂里,还陈列着著名演员、歌手、超模穿着过的高级定制礼服样品。
在西方,18岁成年礼或毕业典礼那天,女孩们会穿上礼服,在母亲等亲人的陪伴下,出席盛会。女孩们的礼服着重凸显背部、腰部线条。母亲们的礼服胸前和双袖一般缝有蕾丝花。“像这样的礼服,单个订单可能多达上千件,在美国零售价为180至300美元。”詹健鹏说道。
潮州市潮绣厂是中国婚纱晚礼服龙头企业——广东名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这家潮绣厂在上世纪50年代由潮州市13家私人绣庄在公私合营中组建而成。客户中不乏专为好莱坞明星定制重工礼服的设计工作室,Bob Mackie就是其中一家。早前,潮州市潮绣厂为Bob Mackie加工制作重工钉珠礼服,11件华美的晚礼服在1989年前后惊艳四座。
名瑞集团总经理蔡中涵告诉南都记者,早在2001年,名瑞集团就在潮州举办了中国内地首场国际晚礼服、婚纱设计大赛。
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其每年约生产20万件婚纱礼服,销往海外的占比95%以上,年销售额达3个亿。海外客户主要来自美国、德国、日本、英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等。
被誉为“中国婚纱晚礼服名城”的潮州,已成为国内主要的婚纱晚礼服生产基地和贸易出口聚集地。据潮州市商务局统计,潮州的婚纱晚礼服90%以上用于出口,产品畅销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有服装生产及配套企业1000多家,拥有从业人员近10万人,年产婚纱晚礼服2000多万件。
潮绣元素:首创金银绣龙凤褂裙
“潮州婚纱礼服在承袭于潮绣独特针法和技艺的同时,又在艺术和手法上加以提升和创新。这也许是潮州婚纱礼服刚进入国际市场便一炮而红的原因。”潮州市服装行业协会会长卢伟星记得,自上世纪90年代起,在美国的全美婚纱年度评比中,综合指数前三名均是潮州的产品。
回溯婚纱礼服在潮州的发展,他从潮绣说起,潮绣早在明清、民国时期就很出名了,潮州西门外到天地坛一带,家家户户都有绣花架。上世纪50年代,潮州市刺绣社联会成立公私合营潮州市顾绣厂,后改名为潮州市潮绣厂。而潮州婚纱礼服生产基地的发展则发源于上世纪中晚期,心灵手巧的潮州人将潮绣与现代服装生产相结合。
 

名瑞婚纱晚礼服。

名瑞集团前身是潮州市潮绣厂,直到1993年才由潮州市潮绣集团改名为名瑞集团。金银绣龙凤褂裙正是该公司首创。
蔡中涵向南都记者介绍,龙凤褂裙在古代是皇后婚嫁的礼服,在封建社会,高雅的刺绣褂裙只供皇家拥有,民间鲜少有此类服饰。上世纪50年代,去了香港、台湾及国外的游子为寄托思乡之情,在与香港绣庄交流探讨后,萌发了制作金银线龙凤褂裙作为嫁衣的念头,并与潮州市潮绣厂一拍即合后付诸行动设计生产,这就是龙凤褂裙诞生的由来。
“只有抓住机遇、敢于创新才能在市场立足。”蔡民强曾任潮州市潮绣厂厂长。金银绣龙凤褂裙受到市场欢迎,他并没有满足于此。上世纪80年代,一名美国商人拿着设计图稿来到潮州,希望懂绣工的潮州人能做出一件钉珠晚礼服。
蔡民强拿着这份设计稿,辗转找到多名潮绣设计师,广泛收集针纺、面料,想方设法将大小、形态、颜色类别多样的珠子依据图案划分,通过“小单位”组合的方式,将成千上万的珠子绣在一件布料上。
这件样衣为他成功打开了婚纱晚礼服的海外市场。美国最大的钉珠晚礼服公司HERO集团,也曾来到潮州与潮绣厂商定合作。
潮州婚纱晚礼服的背后,承载着千年的刺绣文化。潮绣起源于唐代,自古以来,学习刺绣就是许多潮州女孩成长的必修课。

礼服上的潮绣元素。

潮州市婚纱晚礼服协会会长、广东凯琪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佘可燕的技艺传自她的母亲、国家级潮绣大师康惠芳。“从我记事起,母亲就在刺绣了,受她影响,我学习刺绣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小时候,她在母亲身边帮忙,从最简单的穿针开始,再到绣制平面图案、立体图案,“母亲要求很严格,哪里绣得不好就得重绣”。
 
在潮州牌坊街以她母亲命名的工作坊里,一件手工缝制的高端婚纱,需要经过上百道工序,耗时三个月。这间40多人的工作坊,承接的订单来自众多国际知名品牌。经过绣娘之手,从潮州最具传统底蕴的牌坊街走出的婚纱,被展示在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等世界级商业街的橱窗之中。
 
佘可燕向南都记者感慨,潮州婚纱晚礼服产业的长兴,离不开企业对潮绣工艺的执着。

行业回暖:外国客户计划出差前往潮州

婚纱晚礼服主要用于聚会场合,过去三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导致传统国际市场需求减弱,出口运输成本上涨,给潮州婚纱晚礼服产业造成了较大冲击。2020年,潮州服装出口额下降32.3%。面对挑战,该产业展示出了顽强的韧性。
 
“我们提出了‘做好产品供应链管理’和‘外贸内销两步走’这两个发展方案,在巩固对外优势的同时,把发展立足点放在国内大循环上。”卢伟星向南都记者分析,据海关统计,2022年前三季度,潮州婚纱礼服出口同比增长48.3%,“我相信潮州婚纱礼服产业接下来预计能回升到疫情前同比水平”。
 
潮州市商务局则出台了一系列稳外贸政策措施,加大对企业的培育扶持力度,组织企业参加境内外重点展会项目。同时引导支持企业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亚马逊等知名电商平台,充分利用跨境电商平台拓渠道、抢订单、扩出口,不断壮大婚纱晚礼服产业规模。2021年,潮州服装出口额9.68亿,同比增长22.6%;2022年1-11月服装出口额11.88亿元,同比增长39.7%,婚纱晚礼服产业出口呈现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
 
日前,多家企业向南都记者表示,和国外客户的经营往来正逐步恢复正常。“我们最早和潮州的企业合作是在2004年,当时觉得潮州企业生产服装的质量比较好,出货日期也比较准时。”吴立霞告诉南都记者,作为美国品牌LA FEMME的中国代理商,其负责协助该品牌在潮州的采购。
 
在吴立霞的协调下,疫情前外国客户每年都会多次前往潮州的婚纱晚礼服工厂参观,挑选服装样品,或者把设计好的样品带到潮州企业做大货生产,“潮州婚纱晚礼服将潮绣和现代国际流行元素相结合,比较受国外消费者欢迎”。
 
她说,目前,外国客户已经将前往潮州出差的事宜提上日程,直接对接工厂挑选商议新款式,可以缩短新款服装的开发时间,“到时订单肯定会随之增加”。
 
佘可燕则表示,“新的一年,我们保持乐观的心态观望,不管市场如何变化,脚踏实地做好产品才是立身之本。”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者声明】

本公众号部分素材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编者收集整理,旨在与大家分享学习。如您认为某些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核实后将采取相应措施。

-The End –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