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1

前面谈了潮汕话的声母、韵母和声调的文白异读。从所举的例子中,你应该知道,文白异读不是简单的一对一,也就是简单的声母与声母的不同、韵母与韵母的不同和声调与声调的不同。而是多有交叉,不同的现象错综复杂。按照规律,可以出现下列4种不同现象:

 

1、声母+韵母都不同,但声调相同;

2、声母+声调都不同,但韵母相同;

3、韵母+声调都不同,但声母相同;

4、声母+韵母+声调 都不同。

 

下面,我们就按照每一种的不同,罗列一些例子,我尽量找口语中经常使用的例子,以加强大家的印象。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2

1、声母+韵母都不同,但声调相同:

方:huang1bang1

    四面八方/方面—四方/开方

芳:huang1pang1

    芳香/芳草—芳饭/芳水

张:ziang1dion1

    开张/张力—张样做相/张力姓名

知:zai1di1

    知道/唔知—知县/知心

长:ciang5deng5

    长征/延长—长䘼衫/长裤

场:ciang5dion5

    排场—剧场/球场          

陈:cing5—dang5

    陈皮—陈波姓名

学:hag8oh8

    学习/大学—学好/学古

寒:hang5guan5

    大寒/寒假—寒死人/咸寒

下:hia6gê6

    不分高下/下棋—峞下/矮下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3

2、声母+声调都不同,但韵母相同:

  土:tou2dou6

      土地/土话土猴(蝼蛄)

    肚:tou2—dou6

      肚脐/屎肚猪肚/牛肚

 

3、韵母+声调都不同,但声母相同:

赖:lai6lua7

   信赖/依赖—诬赖/倚赖

大:dai6dua7

    大家/老大—大头/大细二声

状:zuang6zeng7

    状况/现状—奖状/告状            

想:siang2sion6

    思想/理想想一想/会想

代:dai3do7

    交代世代/代沟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4

4、声母+韵母+声调都不同:

浪:lang6neng7

    风浪—恬风静浪

住:zu6diu7

  住房/住址—住老厝/汕头                 

树:su6ciu7

    树立/建树种树/榕树

让:riang6nion7

    转让/让步—相让/让你粒车

饭:huang6bung7

    吃饭/干饭—食饭/凊饭          

易:i6goi7

   白居易—轻易/易易

望:bhuang6mo7

    威望/戴望舒—渴望/望乡

远:iang2hng6

    永远/远大—路远/想远

汗:hang2guan7

  流汗/汗流浃背流汗/汗流汁滴

土:tou2do6

    土地/土话土粪/土粪头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5

从我积累的资料看来,我们发现:第一种和第四种文白异读现象比较多(仅举10例只是为了节省篇幅),而第二、第三种现象比较少。这种情况说明,声调是比较保守稳固的;即使发生了变化,也是规律性比较强的那种变化(参见《四方≠四方·开方≠开方》一文)。而声母和韵母的变化实在是太多了,有不少字可以有两三种以上的声母或者韵母的异读。例如:

 

成:文读sêng5,成功,落成,但白读有z-/c-/s- 3个声母:

zian5—做成/成人成鬼     

cian5—成伊好/匏屎放成

sian5—三成人七成打扮

上:文读siang6,上海,上品,但白读也有z-/c- 2个声母:

zion6—地上/上车/上北京

cion5—上链/上烧/上青苔

呼:文读hu1,呼喊,呼口号,但白读还有g-和零声母两个读音:

kou1—呼猪/呼鸡/呼狗

u1—呼喊/呼口号

下:文读hia6,下雨,下流,白读还有g-和零声母两个读音:

gê6—峞下/下田好泻水

ê6—下级/楼下/下落溪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6

韵母也一样,文白异读可以有多个。例如:

 

下:文读韵母-ia,白读韵母为-ê,除上面的例子外,还读:

hê6—下种/下老爷/下物食

方:除文读韵母-uang之外,白读音还有-ang-ung-ng 3个韵母:

Bang1 —四方/豆方/奅方

Bung1—方志敏姓氏

ng1—药方/箍头方/地方

笼:除了文读音韵母-ong (手笼,袖套)之外,白读音还有-ang-êng 2个韵母:

lang5—灯笼/鸟笼

lêng5—笼床

合:文读音韵母-ah(合作,集合)之外,白读音还有-ab-a 2个韵母:

ab8—圆合

gab4—合药/合药丸/合书(给书包上书皮儿)

hab—本书看直就合起来。

     /撮花到夜昏就合起来了。

ha5—用绳、带等困起来:撮蔗壳个伊合起来/合裤带(我怀疑这个ha5hab失去塞音韵尾而成)。

 

这样各种组合的文读异读加起来,潮汕话的一字多音可以多到4、5个读音,至于1对1两个读音的,就多了去了,几乎俯拾皆是。这就是潮汕话“好恶学”(难学)的原因之一。

来源:林伦伦方言茶话

潮学 | 潮汕话为什么“好恶学”?一字多音“惹的祸”! 插图 7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