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潮籍隐形富豪钟声坚是地产圈中的另类人物,他说“企业家是一种苦难的开始”。


 
近日,以“凝心聚力汇智,共建靓丽明珠”为主题的2020汕尾发展大会开幕,近200名来自海内外的汕尾籍社团领导人、商业界知名人士、合作项目签约嘉宾和企业家代表集聚一堂,同叙乡谊,共襄汕尾发展大计。
 
会前,多位赴会代表走到镁光灯下,论道改革开放精神、文化自信的力量和汕尾高质量发展前景。其中就有新加坡潮商、仁恒房地产掌门人钟声坚的身影。
 
 
祖籍陆丰东海的钟声坚对家乡汕尾发展前景十分看好。他认为,经济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以深圳为例,其发展是依托了港澳地区和对外开放优势,把全国的人才吸引到深圳发展,如今深圳经济繁荣稳定,需要外溢发展。而汕尾,依托粤港澳大湾区,特别是深圳先行示范区来谋求发展,是非常可行的。
 
得知汕尾今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延续第一季度和上半年的发展态势、继续领跑全省的消息,钟声坚显得格外高兴。他说:“汕尾能够抢抓发展,我感到很振奋,因为汕尾过往的经济都是落后的,现在可以跑到前面,值得肯定。一方面,是区位等优势因素影响,另一方面是市委、市政府和汕尾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还有就是汕尾疫情防控工作也经受住了考验。”
钟声坚认为,汕尾的优点很突出,环境保护得很好,没有因为发展经济而破坏环境,保持了好山好水的状态,加上区位条件得天独厚,如深圳到汕尾仅一个小时,有着显著地缘优势。汕尾乡贤经过几十年的在外打拼,有了些成就,不管是从经济的积累,还是从经验的积累而言,都有能力回来反哺家乡。“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讲的就是汕尾人民果敢、智慧、因时而动。他表示,作为汕尾人,都会考虑回来家乡投资创业,也乐意把在外面积累的一些经验带回来家乡分享。
 
“我没当企业家之前,在我很贫穷的时候,我是很渴望能够当企业家;当我当了企业家以后,到一定的程度以后,我反过来想,实际上企业家同我以前想的不同,他是一种苦难的开始。”潮籍隐形富豪钟声坚,是地产圈中的另类人物,念的是一本与众不同的生意经,或多或少带有理想主义色彩。
钟声坚(中)在庆祝仁恒置地上市十周年酒会上
 
钟声坚,生于1958年3月,现为新加坡仁恒置地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在《2019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里,钟声坚上榜财富为140亿元。
聊起钟声坚的起家,颇有传奇色彩,与中国烟草大王、褚橙创始人褚时健治下的红塔烟厂有一定渊源。
 
褚时健,曾任玉溪、红塔二大烟草公司董事长,1994年当选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当时,钟声坚是陆丰老家一个镇的供销社职工,负责供销社的烟草业务往来,差不多是采购员职务。
 
一次,他去红塔烟厂提货,回来后才发现多了十几箱香烟,当年就值2万多元,是笔不小的数目。但钟声坚并没占为己有,而是第一时间通知烟厂仓管,告诉对方多发货了。那时,他还问对方,是直接寄还,还是把烟卖了汇回去。红塔烟厂负责人知道后,说你们把烟卖了再给钱,钟声坚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至此,这位诚实且热心肠的年轻人迎来好运气,深得烟厂信任,日后创业时通过双方合作,钟声坚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事实上,除了上世纪90年代初地产开发外,钟声坚在实业领域也有不少投资;其中,与红塔集团在珠海合作的“红塔仁恒纸业”,曾是当时国内最大的高级卡纸生产商。红塔仁恒纸业,创办于1991年,合资方分别为云南红塔集团和钟声坚旗下的新加坡仁恒工业。
珠海红塔仁恒纸业
潮汕的海陆丰商界群体中,仁恒置地董事局主席钟声坚与恒裕集团董事局主席龚俊龙、广田集团董事局主席叶远西、富安娜家居董事长林国芳、信利国际董事长林伟华,号称“海陆丰五大富豪家族”,且年龄相仿,均是50多60多这一代人。
 
即使五人闯荡江湖的足迹多有不同之处,可都具有相似的时代背景,恰逢改革开放春风,也都是白手起家,一步一脚印,积累第一桶金,再发家致富。比如,钟声坚早期是从香烟行业起步,同样,恒裕龚俊龙也是后来才进入地产领域,早年,他去深圳打拼时,从事的是空调代理。
 
入籍新加坡后,上世纪90年代初,钟声坚前往上海、南京等地开发房地产,2006年6月,仁恒置地在新加坡成功上市后,一跃成为富豪榜新贵。2018年胡润百富榜发布,钟声坚夫妇以155亿身价重夺海陆丰首富。钟声坚夫人也是陆丰人,是陆丰博美的。
2008年,钟声坚与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出席新加坡奥运墙揭幕典礼
多年来,钟声坚一直以“仁信治业、持之以恒”为企业理念,简单地说,就是做生意先学会做人,商道与人道是相通的。
 
客观地说,钟声坚的原始积累与红塔烟厂有相当大的关系,正是基于与红塔深厚的感情,特别是能拿到一批批计划外的红塔烟。还是举个例子,说一说商业上的取予之道。
 
一年,云南连连下雨,烟叶急需肥料补给,可到哪里弄来肥料?烟农急,烟厂更是焦急。当时,钟声坚用高价收购,完成了红塔烟厂急需的一万吨急缺肥料,可钟声坚是倒贴钱卖给烟厂,用国家挂牌价(议价)结算。
 
烟厂知晓后,心中很是不安,日后,厂负责人卖了一批计划外生产的烟,补贴他的损失,钟声坚因此大赚一笔。另外,还有一次,当年云南烟叶欠收,烟厂面临“无米之炊”之困境。也是钟声坚,从广东帮助烟厂收购产自南洋的烟叶,解了厂里的燃眉之急。这一次交易也同样是以原议价交割,当时,由于需求量激增,南洋烟叶从最初的3元涨到12元,可钟声坚依旧是倒贴钱去做。
有个小故事,说有个商人碰到难处,生意越做越小,于是他去请教智尚禅师。禅师说,后面禅院有一架压水机,帮我打一桶水来!商人去了又空手回来,说是枯井打不上水。禅师说,那你下山买一桶水吧。
 
商人回来,拎的是半桶水;禅师问:不是叫你买一桶水,怎么才半桶?商人答:不是怕花钱,只因山高路远!禅师说,那你就再跑一趟吧!这次,商人从山下气喘吁吁地买来了一桶水;禅师告诉他,让我来解答你的方法吧。于是,他带着商人来到井边,叫商人把最早一次那半桶水统统倒进去。
 
压水后,仍是没有一滴水上来,半桶水全部被压水机吞进去。禅师说,把那一整桶水再倒下去,商人轻轻一压,清澈的井水哗哗流出来了!此时,商人顿悟:欲取之必先予之。
 
“欲将取之,必先予之”,出自《孙子兵法·势篇》;多年来,被很多国内外企业家奉为经商处世之道。事实上,也是告诉人,要学会左手做人,右手生意。
仁恒置地创始人钟声坚
钟声坚曾在一次访问中提过,一个人,只要他不负债,不欠人家的债,有一定积累,有一个好的家庭,那就上班下班,是个很舒服的生活方式。但他指出,作为企业的创立人,考虑的就不止这些,要做百年企业。
 
钟声坚说:“中国有一句话:‘财多虑足’;你要去消化资金,而且要做得很聪明,你要面对市场的一些风险的判断、政策的一些判断,有一些自然灾害的判断。”
 
仁恒置地的财报,从交付建筑面积、年营收、毛利率、净利润率等多项指标看,给人一个深刻印象就是“稳字当头”。实际上,多年以来,钟声坚介绍仁恒的业绩表现,多离不开这些字眼:“稳健增长”、“产品品质”等。
 
“不在于一时的得失,而在于营造一个几百年后依然活着的企业”,是仁恒自创立之初,钟声坚就亲自制定的价值导向,与很多国内房企不同,仁恒对外展示的品牌取向是:“善待土地,用心造好房”。
 

2006年,仁恒置地集团有限公司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

 
企业发展的形态,一定程度上会反映出掌门人的做事风格;钟声坚一向审慎行事,立足长远,做什么事情都讲要有定力。与很多房地产“冲冲冲”不同,仁恒在讲品质优良同时,也很注重适度规模。1993年,仁恒在上海打造的第一批国际社区仁恒滨江园,10多年了,依旧是大气实用,几乎看不到破损。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已成就一番事业的钟声坚,多年来不忘情系桑梓,身体力行,努力推动新加坡与中国各地的经济联系,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屡为家乡环境整治和教育文化事业慷慨解囊,为陆城东河整治、真君园老人活动中心建设、清云山旅游区建设捐献巨资,深为乡人所敬佩。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