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姚建辉在晨会上称,将其持有的宝能系其他公司股份赠送给哥哥姚振华,自己带着主营地产的宝能控股离开,原因是与姚振华的经营思路有差别。实际上,性格迥异的姚氏兄弟经营理念一直有分歧,这么多年始终牢牢绑定在一起。姚建辉花费三年考虑的离开方案,或许与宝能汽车有关。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1
▲姚建辉


1月5日,据媒体报道,宝能集团姚振华与姚建辉两兄弟将要分家,姚建辉将其持有的宝能系其他公司股份赠送给姚振华后,宝能控股剥离出宝能体系,并更名为莱华控股。
宝能控股现有的架构、人员将整体转移到莱华控股。
姚建辉称,剥离宝能地产这件事,他考虑了三年,原因是与姚振华的经营思路有差别。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2
▲姚建华

姚氏兄弟的经营理念从一开始就有差别,但一直兄友弟悌,现在却为何因为理念不同突然提出“分家”?姚建辉称这件事他考虑了三年,三年前恰好是姚振华收购观致汽车50%的股份,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3
▲姚建辉

按照姚振华造车的计划,投资金额巨大,产能规划也相当高,但是落到实地,即将实现的量产和实际投资额却比预期缩水不少。去年11月,发改委发布文件要求各地发改委上报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其中重点点名了宝能汽车宝能汽车回函承认虚假宣传、产能注水。
 
因为经营理念不同,姚氏兄弟已在2018年分开做地产,如今彻底“分家”或许因为“造车”对矛盾的深入激化。
1
姚氏兄弟地产经营分歧
 
2015年之前,宝能集团鲜有人知,“宝万之争”令宝能系和姚振华一战成名,而在这期间,姚建辉并不被人所熟知。宝能系“声名”在外,集团高层被扒个“底朝天”,从2010年起,姚振华、姚建辉多次上演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对调,但始终没多少人知道姚建辉的背景。直到2015年,港交所上市公司中国金洋公布的一份文件,市场才得知姚建辉和姚振华的兄弟关系。
 
由此可以看出,二人在性格上就有些差异,哥哥姚振华喜欢高调,弟弟姚建辉则比较低调,而且这种性格差异还导致二人在扎根较深的地产业务上产生分歧。
 
上世纪末,姚氏兄弟以“菜篮子”起家有些积蓄时,进入了深圳的房地产产业,开发了深圳市福田区中港商业城项目。到2002年,宝能地产成立,标志着宝能正式进入地产领域。但起初地产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09年,宝能发力全国业务,进驻全国30多个重点城市,宝能地产才实现了一次“大跃进”的发展。
 
2012年宝能地产直接、间接的土储已超过2000万平方米,同年,姚振华拿下保险牌照,牵头成立前海人寿。姚振华一方面开始激进拿地,另一方面在资本市场上“攻城略地”,直到“宝万之争”爆发。
 
资金充足之后的“两手抓”并未改善宝能地产业绩,2016年其地产销售额也只有139亿元。大量投入业绩增长反而缓慢,让雷厉风行的姚振华很不满意,2015年姚振华将宝能地产并入姚建辉掌控的宝能控股,由此开始,姚氏兄弟的性格差异反映到了经营理念上。
 
姚建辉做事比较低调沉稳,讲究做实业,赚慢钱,房地产开发风格就是低价拿地,捂盘等待高价再售出。比如,2008年和2012年,姚建辉通过两次蹊跷的股权拍卖,拿到了大连奶牛场老板陈谷嘉在深圳南山区一块200多亩的住宅用地,折合楼面价只有445元/平米。该项目开发了五年,单价涨到了十万,该项目的销售额占了宝能控股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可以看出,姚建辉在地产开发方面很有一套。
 
而姚振华认为姚建辉太过于保守,在做广东省外业务上,姚振华与姚建辉不肯发展政府鼓励的产业地产发生分歧,于是2016年,姚振华单独成立了主打产业地产的宝能城发,并在2017年,挖来了地产界名人—保利集团负责营销的副总经理余英。余英在进入保利之前曾是广州市规划局规划处处长。可以看出姚振华想从事产业地产的决心。
 
余英加入后,姚振华想过把宝能控股和宝能城发都合并到宝能地产中去,交由余英统一管理,但这遭到了姚建辉的拒绝。姚建辉坚持做传统地产开发销售,他认为产业地产开发周期长、规模扩张慢、持有物业多,不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经过两年磨合,两人依旧没能达成一致,所以两人决定分开做地产,姚建辉负责宝能控股,姚振华负责宝能地产。宝能地产既包括宝能城发,还包括前海人寿旗下以持有物业运营为主的前海置业、金利通。
 
2018年11月,姚建辉通过中国金洋4.12亿港元收购自然人艾青及其全资控股的利赢投资有限公司手中持有的11.44亿股新体育股份。之后,经过了一系列业务调整,新体育成为以综合物业开发和服务为主的地产公司,公司于2019年更名为宝新置业,姚建辉陆续将宝能控股中一些由他主导的项目“植入”宝新置业中去。
 
即便对地产经营有诸多方面不和,兄弟二人依旧兄友弟悌,为了减少分歧,姚振华还从宝能控股彻底退出,交由姚建辉管理,且姚建辉在宝能集团、钜盛华公司等核心公司担任董事,但沾上“造车”就不一样了。
2
“造车”激化分歧
 
姚建辉称剥离宝能控股,“净身出户”这件事他考虑了三年,而三年前恰好是姚振华决定“造车”的开始。
 
早在“宝万之争”时,姚振华就想触及汽车领域,除了万科、格力等,宝能系还举牌了韶能股份、中炬高新、明星电力等汽车相关产业公司。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4
宝能真正涉足新能源汽车行业是从2017年开始。2017年3月成立宝能汽车之后,姚振华把“产业地产梦”运用到了汽车上,将政府资源运用到极致。
 
仅2017年,宝能集团与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签署项目合作协议,计划总投资300亿;与杭州富阳区签订合作协议,总投资140亿;与昆明市政府、滇中新区管委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具体金额不详;首期至少130万的产能。
 
同年低次年初,宝能以合计66.3亿元从奇瑞手中拿下观致汽车51%的股份,正式进入“造车”新领域,2018年又用15.6亿元增资观致至63%股份。
 
这很符合姚振华大包大揽的性格,仅仅一年,计划投资金额合计超过了500亿元。
 
2018年,宝能又在西安建立新能源汽车基地,投资400亿元;落子昆山,与当地市政府签订超千亿元的一揽子投资计划,项目涵盖新能源汽车、城市综合体、医养和文旅等。
 
2019年贵阳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开工,总投资164亿元;收购长安汽车所持长安PSA 50%股权随后PSA又将长安PSA50%股权转让给宝能。
 
有媒体统计,宝能为了“造车”,三年来投资超过千亿,业务覆盖汽车全产业链,其中还包括汽车软件、租赁,甚至包括玻璃制造。耗资如此巨大,宝能“造车”这三年,却并未有公开融资的消息,也没有相关车企的IPO计划。
 
反倒在2018年,姚振华组建了专门负责相关工作的上市部和管委组,将钜盛华和宝能投资集团总部的不少财务高手都调来了,想将宝能系所有地产业务一起打包,在2020-2021年完成上市,但未能磨合成功推迟到2022年。值得注意的是,宝能系部分地产业务是由姚建辉全权负责。
 
尽管姚振华为了“造车”如此大动干戈,结果却差强人意。截至目前,宝能汽车的整车生产基地共有三个,江苏常熟是观致制造基地,深圳宝能汽车制造基地是收购的原长安PSA制造基地,原定于在西安、广州、富阳、贵阳、昆明、昆山等地生产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基地,只有西安完成了一期第一阶段的建设工作。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5
宝能去年年底官宣披露的总投资额超过2000亿,规划的整车产能为375万/年,占地超过万亩。而事实是,西安基地是目前进展最快的造车基地,完成了一期第一阶段的建设工作,产能却只有30万,比原规划的一期50万的产能减少40%,且总投资额只有98亿元,想必计划投资额400亿元,缩水了75%。其他地方的项目不但进展缓慢,产能也被压缩,其中,年规划产能30万辆的富阳基地,据凤凰财经调查,这一项目''消失'',并未落地。
 
2020年11月发改委发布文件要求各地发改委上报新能源汽车的投资状况,并点名两家车企,其中一家就是宝能汽车。对此,宝能回函承认宝能汽车虚假宣传、产能注水。
 
另外,宝能控股观致以后,2018年的销量同比增加320%,创下历史新高。然而,这却是依靠宝能通过关联的汽车租赁公司“联动云”的大笔采购,这种“左手倒右手”的做法备受业界质疑。而且收购的两个品牌——观致和PSA,销量也不乐观。根据乘联会发布的10月销量数据显示,10月观致汇总销量2728辆,较去年同期下降22.68%。2020年上半年长安PSA旗下DS品牌在华累计销量153辆,而去年同期为2058辆,同比下滑高达91.06%。
 
姚建辉思虑三年决定携宝能控股离开,或许是不想再趟这趟“浑水”了。
关于这次兄弟俩分家的传闻,有网友称,分家?
想多了吧!
只是为了爆雷后,不会全盘皆输,兄弟俩必须安全一个而已。

宝能能不能造好车,过去三年的行动已经给了我们答案,拥有更雄厚造车技术的观致汽车,在宝能手中三年无一款新车,工厂、研究院动作更是少之又少。
 
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姚振华的心思根本不在造车上,土地是稀缺资源,新能源产业园不过是宝能圈地的幌子罢了。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6
▲姚振华

 
追溯姚氏兄弟的历史,可以发现,其产业帝国开始的关键节点在于深业物流集团的分家。
1980年,深业物流集团前身为深圳市笋岗仓库企业有限公司成立;
 
2002年之前深业物流集团股东包括:深圳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众力一投资有限公司(深业物流集团工会持股)、香港新笋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以及其内部职工股。香港上市公司深圳控股为深业物流集团控股股东。
2003年1月,宝能投资接受香港新笋投资转让的股权,第一次出现在深业物流集团股东名单中,出资4019万,持股25%;
2003年3月,深业物流集团股东再发生变化。
深圳市众力一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了宝能投资所控制的子公司钜盛华实业和深圳市银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分别出资1485.42万、1607.6万,占比9.24%、10%,由此,宝能集团在深业物流集团的持股达到44.24%。

 
2003年10月,宝能投资名字变更为宝能集团,深业物流集团董事名单中出现叶伟青、刘白涛等宝能系人马,姚振华成为其副董事长。
2004年1月,深业物流集团股东再发生变化,原来深圳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2.28%股权转让给了宝能集团控制的子公司深圳市钜盛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到此,宝能集团共持股深业物流集团46.52%股权。

2006年,姚振华出任深业物流集团总经理和副董事长,姚建辉任董事兼任副总经理,董事增加夏德明等宝能系人马。
2006年,深业物流集团在2006年6月18日、2006年12月11日举行两次股东大会,同意对深业物流集团进行分拆,由此深业物流集团走向了分裂。
深业物流集团资产大致按照股权比例进行分配,深业集团和内部职工股占57.0586%,宝能集团等占有42.9414%。
深业物流集团在2006年5月底的评估值为12.46亿元人民币。
对于拆分原因,深圳控股称是因为股东之间对于未来公司运营无法保持统一意见进而拆分。
 
而对于在分配过程中深业物流集团的若干所有权未确定也未进行估值的物业资产,是由深圳控股和宝能在内部进行投标,最后宝能集团以1.11亿元人民币获得该部分资产。
最后分配的资产中,深圳控股获得全部金融投资股权,物业资产获得深业物流大厦50%股权、单身宿舍乙号楼、综合楼1-5层、830、831、832整栋;
土地获得七区土地以及房屋建筑、清水河三鸟市场、清水河堆场以及其上建筑、清水河铁路线。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7
宝能集团方面获得深业物流集团商誉、名字使用权,无法确定所有权的若干资产;土地获得笋岗物流园五区土地以及其上建筑、818栋停车场土地、清水河铁路线东面、笋岗物流园区铁路以及用地、嘉宝田三期土地,822库用地以及平湖多式联运中心在建项目。物业获得深业物流大厦50%股权、824号库(地下室、1-4楼)、827栋、清水河8号仓库、长乐花园住宅2套、书院街住宅2套、铁路公司集资房5套。
 
“宝能集团一方面获得了深业物流集团老牌子的使用权和无法确定所有权的若干资产,同时在既定资产分配过程中,获得的多数为土地和房屋,这在之后获得了快速升值。这是宝能集团完成资本积累最重要的一步。”
来源: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

“造车”激化分歧,宝能姚氏兄弟分家!是分家还是分散风险? 插图 8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