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若权/对孩子放手,是训练自己独立的能力

%title 插图 %num

%title 插图 %num

母亲中风后的这二十年来,身为居家照顾者的我,很少安排超过五天的长途旅行。唯一有过的机会,是四年前重返巴黎的那十天。回台湾后,意外写成《每一次出发,都在找回自己》(皇冠出版),我以为再也不会允许自己任性出游。

文/吴若权

 

毕竟,为了寻梦而离家,是年少才有的特权。

 

熟年以后的人生,还能有几次壮游呢?对现阶段的我来说,算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求。

 

自从考过SCA咖啡师执照,投入在这个领域的学习愈多。只要母亲身体状况可以的时候,常陪着她以“寻咖啡,访好友”之名四处游走。

 

次数多了、时间久了,母亲渐渐懂得品味咖啡,从一般人最能接受的拿铁,到行家才懂得鉴赏微酸的黑咖啡,她都非常乐于尝试。

 

唯独对于儿子即将成为咖啡师这件事情,充满疑惑。如同之前我去考中国心理谘询师证照,她仿佛百思不得其解,一有空就问:“你又要转行吗?”

 

要怎样让传统的妈妈,了解她一旦生养水瓶座的好奇宝宝,就会有毫无止境的问号?孩子探询充满疑惑的世界;母亲期盼读懂孩子的动机。而很多答案,我们其实究其一生,也还在追寻。

 

倒是她听说我有机会,可以跟着一群咖啡专家,前往中南美洲考察各大农庄时,就跟着开始兴奋起来。即使后来她弄清楚,我因此必须离家超过十六天,仍然非常鼓励我参加。

 

在慎重考虑的过程中,她极力劝说,要我放心出去,不用担心她。

 

我以为这是基于她对我的爱与成全;直到出发前一晚,我说:“您要好好照顾自己。”她勉强撑着微笑,无法自抑地落下眼泪,我才知道母亲真正的心情,其实是因为多年来久病缠身的愧疚。

 

天下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用自己的病体,捆绑住孩子寻梦的决心;但日常已成习惯的依赖,却在放手的这一刻,因为软弱而看见真情。

 

那两行突然落下的眼泪,让我读到她内心的恐惧与无助。即便如此,这就是我们母子必须要各自经历、也要共同练习的课题。

 

放手,并不是为了不让对方有继续依赖的可能,而是训练自己独立的能力。

 

探索咖啡,对一些未解世事的年轻孩子来说,可能是一种梦想的追寻。无论是到处走访有特色的咖啡馆,或是自己开一家品味独具的咖啡店,都充满浪漫的情怀。还听说有些中年人,退休之后立刻开了咖啡馆,弥补半生未竟心愿的遗憾。

 

对我而言,循着世界地图展开咖啡的学习之旅,是对于人生解答的追寻,向内心深处叩问自己生命更多的可能。

 

孩子探询充满疑惑的世界;母亲期盼读懂孩子的动机。

而很多答案,我们其实究其一生,也还在追寻。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