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造车”!被200亿资金缺口困住?这位潮商放售企业总部千亿资产

%title 插图 %num

10月20日,中炬高新技术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炬高新”)的一纸公告揭开了宝能困境的一角。

 %title 插图 %num

 

  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润田”)目前存在着债务违约金额29.75亿元。截至9月22日,中山润田已累计质押所持有公司的全部股份约1.68亿股,质押率达85.13%,占公司总股本的21.1%。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公告也披露了中山润田的控股股东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能集团”)遭遇了200亿元流动性资金压力。公告显示,宝能集团近期紧迫的流动性资金缺口达200亿元,包括83.49亿元的所有理财兑付、26亿元较为急迫的的工程款,以及约85亿元的部分紧迫的经营款项及到期本息。宝能集团解释,自今年6月以来,其由于制造业的巨额资金投入,外加疫情、房地产政策调控、融资集中到期等因素综合原因,导致目前遭遇暂时性资金周转困难。

 

  宝能集团称,目前流动性压力为阶段性暂时性问题,正在积极调整资产结构,逐渐淡化房地产业在宝能集团的业务比例,提高资产流动性;通过人员优化、聚焦核心高端制造行业,提高集团整体的盈利水平及抗风险能力。其有息负债基本都有足值抵押物担保。宝能集团正加快与相关金融机构沟通,目前已经与部分金融机构达成展期及续贷方案,努力保障不影响中炬高新控制权的稳定性。

 

  卖资产“回血”

 

  为了填补这200亿元的资金缺口,宝能集团宣布将出售广东佛山、浙江绍兴、云南昆明、黑龙江哈尔滨等地房地产项目,以及出售8个专项资产。宝能集团预估,将于今年内完成47.92亿元的房地产回款和200亿元的专项回款。

 

%title 插图 %num

来自中炬高新公告

 

  至于选这5个房地产项目出售的原因,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分析可能与项目工程进度或以及当地市场有关,“可能这些项目变现容易度比较高;另外也有可能和市场有关系,如绍兴升级调控政策,市场大概率转冷,后面会有较长调整期。”

 

  《国家统计局7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报告》显示,今年9月份哈尔滨一手房房价环比下降0.5%;昆明环比下降0.7%。而绍兴则在今年6月份发布限售限购政策,将年限由2年提升到3年。

 

  此外,8个待售专项资产的评估总值合计超1000亿元,为深圳宝能中心、旧改项目,前海优质项目、物流园资产包项目等位于上海、深圳、广州的资产项目。宝能表示,某项目已经签约,其他项目正在签约阶段、密切洽谈或寻找意向方。

 

  不过,被曝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宝能集团对公司状况倒颇为自信,称其整体资产质量优良,目前流动性压力为阶段性暂时性问题。

 

  据中炬高新公告,截至2021年9月底,宝能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约8300亿元,剔除并表金融资产及负债后集团总资产约4300亿元,有息负债合计1927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元。宝能集团称,其有息负债基本都有足值抵押物担保。

 

  不过,账面资产高达8300亿元的宝能集团,而今仍因200亿资金缺口紧张不已也是令人颇为费解。

 

%title 插图 %num

  宝能集团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遇到的暂时性资金周转困难, 其根本原因在于制造业的巨额资金投入,叠加疫情、房地产政策调控、融资集中到期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近段时间较为紧迫的流动性资金缺口约为200亿元,包括:所有理财产品兑付合计83.49亿元;较为急迫的工程款等需要支付26亿元;部分紧迫的经营款项及到期本息约85亿元。面对困难,集团以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应对,其中包括正在推动加大房地产业务的销售,同时推动8项重大资产项目出售,上述回款能够解决目前较为紧迫性的流动性压力。

 

  具体来看,在加快房地产项目的销售及回款方面,努力保障住宅项目的销售及回款,加快推进广 东佛山、浙江绍兴、云南昆明、哈尔滨等项目销售。四季度预计回款47.92亿元。

 

  而在出售的8个重点专项资产出售方面,宝能集团正启动总部深圳宝能中心、旧改项目, 前海优质项目、物流园资产包项目等位于上海、深圳、广州的8大资产项目出售。上述项目涉及商业物业、土地、商业综合体、旧改及优质金融公司股权等,评估价值超1000亿元。宝能集团预计在3-4个月内,回款约200亿元,宝能集团在公告中称,有某项目已经签约;其他项目正在签约阶段、 密切洽谈或寻找意向方。由于项目体量较大,能否按计划推进存在不确定性,项目存在出售进展不及预期的风险。

 

  “造车”未量产被曝拖欠工资

 

  宝能系大面积债务多数指向新能源车企——宝能汽车。

 

  宝能汽车2017年3月份成立,目前已拥有了江苏常熟观致制造基地、深圳宝能汽车制造基地、西安新能源制造基地三大已经投产的生产基地。

 

  2021年6月15日,宝能集团与广州开发区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

 

  根据合作协议,宝能集团旗下宝能汽车总部将落户广州开发区,建立集制造、研发、运营一体的新能源总部基地,广州开发区国企将向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战略投资120亿元。

 

  8月,姚振华曾公开表示,造车是宝能转型发展重大战略的具体行动,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方向,市场空间巨大,宝能坚决打造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综合汽车集团。

 

  一个月后,姚振华在宝能汽车集团核心干部会议上“直面问题讲真话、直击痛点提建议”,全面总结宝能造车经验教训,他再次强调宝能发展汽车事业的决心:汽车是宝能集团的第一核心业务,即使当前遇到困难,宝能将一往无前,坚决将造车事业进行到底。

 

  9月份,宝能汽车公开表示,公司广州基地此次全面复工,将力争在今年年底前完成项目厂房建设,明年将量产GX16等全新车型。姚振华在内部会议上表态“有能力、有实力在两到三个月内彻底走出困境”。

 

  10月14日,宝能集团在接受媒体时表示,目前一直在处理债务问题。

 

  关于公司目前资产负债情况,宝能集团表示,宝能总资产约8300亿元,剔除并表的金融企业负债,宝能整体有息负债约2000亿元,资产完全可以覆盖负债,各金融机构无风险敞口。随着当前约200亿流动性缺口的逐步解决,相信公司生产经营能很快重回正轨。

 %title 插图 %num

 

  近日,宝能集团也在上演着同样的减持套现戏码。

 

  据华侨城A在10月13日的公告,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华”)已于4月14日至7月12日期间减持套现7.52亿元。而隔日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钜盛华宣布拟减持不超过1.64亿股。按10月20日华侨城A开盘价7.07元/股估算,前海人寿将套现约11.6亿元。天眼查显示,钜盛华和前海人寿均由姚振华实控。

 

  两项操作便回笼了近12亿资金,但对于目前的宝能集团来说或只是杯水车薪。卢文曦认为,现在的房企资金监管形势对于用惯了高杠杆的宝能来说,再是资本运作高手也有心无力了。

 

  困境之下,放弃了房地产的宝能集团依然没有放弃造车。

 

%title 插图 %num

  今年9月5日,姚振华曾特地牵头召开宝能汽车集团核心干部座谈会,表示宝能自进入汽车行业以来,已经投入超过500亿元,“在汽车制造领域的步伐并未因此次危机有所动摇,继续走汽车这条高难度实业之路的战略定力仍在”。

 

  但从市场信息看,宝能造车目前为止仅有观致7一款全新车型,且并未引起更多市场关注。更是有媒体在今年7月爆出宝能观致研究院的800多名员工被公司拖欠社保、工资和公积金。这些现象都与姚振华曾说的“打造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全球一流新能源汽车企业集团”的理想相去甚远。但对于宝能集团来说,能否凭造车华丽转身还尚未可知。

 

  恒大之后,姚振华如何自救?

 

  五年前疯狂举牌的姚振华显然想不到,如今会是这般光景。

 

  数据显示,目前宝能集团总资产约8300亿元,剔除并表的金融企业负债,宝能整体有息负债约2000亿元。

 

  另据此前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钜盛华未经审计的合并资产总额为5721亿元,剔除保险资产及保险负债影响,钜盛华资产负债率为67.74%。今年1-6月期间钜盛华营业总收入为631亿元,净利润为9.1亿元,合并报表货币资金余额66亿元,其中半数以上系前海人寿保险资金,约15.1亿元为可用货币资金,优先用于后续经营及信贷到期支付。

 

%title 插图 %num

 

  既然缺钱,那就去找钱。姚振华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减持套现。

 

  继10月12日晚间披露上一轮减持华侨城A实施完毕后,10月13日晚间宝能系就马不停蹄地抛出了新一轮的减持计划,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64亿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据此前计算,两轮减持下来,宝能系预计将套现19.17亿元。

 

  除加速回笼资金外,宝能系也在有意识地在“瘦身”。

 

  据相关报道,宝能汽车已于上月开始了第二批裁员计划,裁员规模大于年初第一批。宝能汽车员工表示,“汽车板块从年前2.3万人左右裁到现在的8400人左右,且仍在以每周几百人的速度持续,裁员比例超过65%。”

 

  与此同时,宝能汽车也已开始大幅缩减线下门店数量,这一情况也得到了宝能汽车相关负责人的证实,并称这是基于目前市场竞争格局及宝能汽车未来多品牌经营战略做出的部署和调整。

 

%title 插图 %num

  纵观宝能的发家路不难看出,姚振华造富,一方面借助房地产红利做大规模,一方面通过资金腾挪以撬动更多,并进一步利用大量资金积极扩张。这种路径依赖,与当年的万达、如今的恒大颇有相似之处。

 

  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涉足房地产的公司普遍杠杆和负债居高,一旦发生拖欠款项行为,遭到被提起冻结资产,类似行为大规模蔓延,极有可能引发“挤兑浪潮”。而宝能系投资涉及领域庞大,多数为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的行业。此次危机爆发源于地产业务,而地产正是为其他多元化业务输血的主要来源,因此,当地产业务的资金出现问题,相关业务版块都陷入危机之中。不难看出,无论身处何处,随着监管风向的变化,一旦企业发展脱离了“稳健”二字,盲目追求规模效应势必会带来更大的隐患。

来源:澎湃新闻、长江商报、凤凰网《风暴眼》、地产深度报道等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