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零售高开32.88% ,拼多多认购2亿美元国美可转债,黄光裕归期近?

%title 插图 %num


  4月20日,国美零售早盘高开32.88%,拼多多认购2亿美元国美可转债。4月19日晚,国美零售(00493.HK)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17日向拼多多(PDD.Nasdaq)全资附属香港胡桃街有限公司,发行总值2亿美元可换股债券,年期3年,息率5%。与此同时,国美与拼多多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国美零售全量商品将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电将接入拼多多“百亿补贴”计划。

 

%title 插图 %num

 

  根据认购协议,初步股份转换价为每股1.215元,较上周五(18日)收盘价溢价66.44%。假设悉数行使转换权,国美将向拼多多配发约12.84亿股,占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约5.62%。

 

  国美表示,发行债券所得款项将用作偿还借贷。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国美零售目前面临的还款压力较大,2020年需要偿还银行借款及其他贷款金额为215.68亿元,截至2019年年底,公司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81.87亿元。截至2019年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8.65%。在负债高企的同时,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如意,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上年下降7.78%,至602.0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33.86亿元,同比上年亏损扩大21.03%。

 

  为了让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国美融合社交电商美店、美店及国美APP综合流量端,努力实现从家电零售商向整体方案提供商、服务解决商和供应链输出商转型。2019年公司的交易总额(GMV)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约2.7%,其中,美店GMV增长约101%,县域店GMV增长约61%。

 

  在国美零售商品上架拼多多的同时,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将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两大服务平台将分别为拼多多平台商家提供覆盖全国的中大件物流、仓储及交付服务,以及包含家电维修-清洗保养-以旧换新在内的消费者服务方案。拼多多则会向国美注入消费大数据、平台流量等优势数字零售资源,双方还将在市场推广等方面展开积极合作。

 

%title 插图 %num

 

  这并非两者的首次合作。

 

  今年3月底,拼多多与国美首次联手打造“超级品牌日”活动,双方以价格直降、消费补贴、联合让利等形式,推出了5亿元消费大礼包,覆盖家电数码、个护美妆、日用百货等近10个品类6000多款产品。

 

  拼多多战略部副总裁九鼎(DAVID LIU)表示,这次合作将产生三赢的局面:“消费者可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购买更多国内外顶级品牌;国美可以获得我们5.8亿用户;而PDD则获得了在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方面的立足点。”。

 

  投资国美是拼多多首次对外进行战略投资。拼多多曾经在今年3月份通过配股融资了11亿美元,当时公司表示将使用融资来改善用户体验。该合作伙伴关系还加强了电子商务平台在家用电器和电子产品中的地位,同时加快其推动以消费者为主导的步伐。

 

  落魄的国美和蹿升的拼多多

 

  尽管曾贵为国内家电连锁企业的龙头,但国美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根据国美零售3月31日披露的财报数据,公司2019年实现营收594.83亿元,同比下滑7.57%;净利润为亏损25.9亿元,同比大幅缩窄。公司在2017-2019年连续三年出现亏损,累计亏损金额已经超过了79亿元。而在十年前,国美的营业收入便已超过500亿元:2010年为509.1亿元,2011年为598.21亿元。

 

  在电商平台冲击下,国内连锁企业大多进行收缩门店。但国美却背道而行,在县域进行大幅扩张。公司年报显示,2019 年底网点数净增 480 家至 2602 家,新开/关闭门店数分别为 1110/630 家,其中县域店总数扩展 至 1026 家,收入占比提升至 7.07%,公司计划 2020 年新开县域店 2000 家,进一步加强低线市场布局。

 

  二级市场上,国美零售已经从10年前的千亿市值,缩水至最新的157亿港元。

 

  拼多多则身为电商新贵,上市后营收增长速度远超市场预期并因此持续受捧。根据公司公布的年报数据,2019年全年,平台实现营收301.4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的131.2亿元同比增长130%。但非通用会计准则下亏损金额为42.7亿美元,相比2018年有所增加。二级市场上,拼多多2018年上市后,股价持续攀升,目前46美元的股价相比19美元的发行价涨幅超过100%,市值达到517亿美元,位居阿里巴巴和京东之后。

 

%title 插图 %num

  电商投资乱战

 

  此前,电商企业和传统连锁企业的最大的资本合作发生在2015年8月:阿里巴巴集团与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易购)共同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根据协议,阿里巴巴集团投资约283亿元人民币参与苏宁云商的非公开发行,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9.99%,成为苏宁云商的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苏宁云商将以140亿人民币认购不超过2780万股的阿里巴巴新发行股份。此后,阿里巴巴集团一直持有苏宁易购的股份。但苏宁易购却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减持阿里巴巴的股票,获利超过100亿元。减持阿里巴巴的股份虽然获利巨大,但苏宁易购自身的盈利能力却每况愈下,2019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亏损57.11亿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3.59亿元。

 

  全力向电商转型的苏宁易购同样在2019年完成了两个巨大的并购,分别以对价人民币48亿元和人民币27亿元收购了家乐福中国80%和万达百货100%的股权。

 

  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投资线下连锁企业更为激进。除前述投资苏宁外,据不完全统计,阿里巴巴集团的相关投资超过600亿元,其中包括2014年耗资53.7亿港元成功收购银泰百货集团,2016年以21.5亿元收购三江购物32%的股份。2018年阿里投资北京居然之家54.53亿元。同年,阿里耗资224亿港元收购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成为大润发最大股东。

 

%title 插图 %num

  京东破局,苏宁得利?

 

  事实上,电商平台和传统家电巨头联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15年阿里(BABA US)和苏宁( 002024 SZ)就曾经通过互相入股的方式达成过跨界合作。

 

  彼时,阿里与苏宁的主要竞争对手都是京东。阿里巴巴投资283亿元成为苏宁的第二大股东。同时,苏宁以140亿元认购阿里巴巴新发行股份。双方通过入股变身紧密的“反东同盟”。

 

  对阿里来说,与苏宁合作可以迅速获得苏宁在家电和3C商品上的积累多年的优势并完善售后系统,以遏制京东在电商这个新兴市场中获得家电行业的头把交椅。

 

  对苏宁来说,与阿里的合作是其由线下走向线上的必然选择。2015年,京东家电及电子产品收入达到1,345亿元,相比之下,同时期的苏宁总营收为1,355亿元,如果剔除安装维修和其他产品和日用百货收入,苏宁在家电及电子产品上的收入规模已经低于京东,家电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

 

%title 插图 %num

  (如剔除安装维修和其他产品收入,苏宁总营收为1,299亿元,这意味着即便包含日用百货在内,苏宁的营收规模也低于京东)

 

  更让苏宁担忧的情况是,同样干的都是家电和电子产品的生意,京东的销售额都是线上成交的,而那时,苏宁的线上GMV占比仅为31%。对苏宁来说,京东代表着线上消费趋势对线下的冲击。

 

  这意味着,在家电市场从线下向线上过渡的阶段,京东打破了家电市场被国美和苏宁统治的竞争格局,成功的靠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成为了家电市场的颠覆者。

 

  面对这样的颠覆,苏宁当然要加快线上化的步伐,这时,与手握庞大流量的阿里合作自然就成了苏宁的不二选择。

 

%title 插图 %num

 

  在苏宁和阿里的合作中,苏宁得到的不止是流量,更得到了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自2017年12月开始,苏宁先后3次抛售其持有的阿里股份,共计约获得净利润141.56亿元,而这也从客观上帮助苏宁开始其漫漫收购之路。

 

  自2017年开始,苏宁就一路马不停蹄的大手笔花钱。这其中就包括,2017年1月,42.5亿元全资收购“天天快递”;2018年6月,出资98亿元与恒大地产共同设立“恒宁商业”;2019年6月,耗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

 

  从物流到商超,苏宁的业务布局越来越广泛,钱花的也是越来越顺手。显然,投资阿里带来的真金白银让苏宁在布局新业务上可以更加大胆。

 

%title 插图 %num

 

  拼多多重演京东崛起,国美却难现苏宁利得

 

  姑且不论苏宁的投资有没有成效,亦或者说该不该投资,有钱傍身的苏宁至少在梦想的支出端算的上顺风顺水了。

 

  然而,同样作为线下“家电小王子”的国美零售就没那么幸运了。单从收入端就能发现端倪:自2015年与阿里开始合作之后,2016-2018年,苏宁的总营收一直保持加速增长的态势,这种状况直到2019年才有所转变。

 

  相比之下,国美则在2017年开始就陷入了负增长的泥潭,久久不能脱身。

 

%title 插图 %num

  行业整体萎靡是导致苏宁营收放缓的首要原因。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市场家电零售额规模8,032亿元,同比萎缩(2.2%)。除此之外,基数的增加也是2019年苏宁营收放缓的另一大因素。根据估算,2019年苏宁家电及电子产品类收入同比增长约2%,其余增长由日用百货、金融、物流等其他收入贡献。

 

  如果说京东借力家电交易线上化的趋势,成功从苏宁和国美控制的家电王国中开辟了一块属于自己的线上领地,拼多多又何尝不是从阿里和京东的统治下,靠着下沉市场的巨大流量,撕开了一条电商市场的裂缝?

 

  由此,可以看到,拼多多在某种程度上重演了京东的崛起。只不过,这一次京东的角色由攻城者变成了守城者。

 

  然而,尽管拼多多的崛起与京东异曲同工,但国美却很难以再现苏宁的“超凡利得”。对国美来说,从拼多多身上能够拿到的仍然是流量。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拼多多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MAU)已经达到4.82亿人。

 

%title 插图 %num

 

  一箭双雕,拼多多的算盘打得响吗?

 

  相比之下,这场合作对拼多多来说可谓是一箭双雕。

 

  从用户数的角度来看,拼多多已经成为了位列阿里之后的第二大电商平台。但从交易规模(GMV)的角度来看,拼多多距离第二的电商(京东)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尽管用拼多多的人多,但在拼多多上花的钱并不多。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拼多多活跃买家数(TTM)达到5.85亿,同时期,京东的活跃买家为3.62亿。

 

  然而,人均消费情况却恰恰相反。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京东年度人均消费金额(GMV/年活跃买家数)为5,761元,较拼多多的1,720元高出235%。这意味着,尽管京东的用户数相对较少,但每个用户在京东上的消费金额远远高于拼多多。

 

%title 插图 %num

  注:京东2019年各季度GMV根据年度GMV估算

 

  这与拼多多起步于“五环外”的下沉市场不无关系。拼多多若想要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大电商,提高客单价就成为了摆在眼前的首要任务。

 

  用户结构是拼多多下手的第一步。从去年618开始的“百亿补贴”,成功的帮助拼多多将MAU由1Q19的2.9亿,提升至4Q19的4.8亿。从3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到5亿人都喜爱的拼多多,不过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

 

  通过“百亿补贴”,拼多多利用“低价爆款”成功吸引了五环内人群。截至到目前,拼多多已经不是五环外的拼多多了,而是全国人民的拼多多。这同时意味着,和原来相比,拼多多的用户结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了更加健康的用户结构之后,如何进一步提高每个用户的客单价成为了拼多多的焦点。超对称科技监测的数据显示,2019第四季度,各品类的平均售价对比中,电器以平均175元的平均售价一骑绝尘,是带动总体均价的的头号功臣,手机位列第二紧随其后,而这两个品类恰恰是国美的优势。

 

%title 插图 %num

  平均售价=Total GMV/Total Sales

 

  显然,通过联手国美,拼多多是想给用户提供更多“高价”商品,从而提升客单价,毕竟京东那羡煞旁人的客单价绝大部分都是家电3C贡献的(4Q19,家电及电子产品营收占比57%)。

 

  国美和拼多多的联手,对苏宁和京东来说都是值得警惕。只不过,尽管拼多多的算盘拨的震天响,最终的决定权依然在用户手上,用户会不会在拼多多上选择此类高价商品还是一个问号。

 

  除了在商品品类上的考虑,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和国美管家也是拼多多收入囊中的重要助力。

 

  安讯物流可以为拼多多平台商家提供中大件物流、仓储及交付服务,而国美管家可以帮助拼多多完善在家电维修、清洗保养等方面的短板。

 

  官网显示,安迅物流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拥有428个仓库,库房面积达195万平方米;拥有日常管理车辆6230辆,司机6545人,峰值车辆15000辆。

 

%title 插图 %num

 

  拼多多能摆脱钳制吗?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崛起于夹缝中的拼多多一直受到多方面的钳制。

 

  除了一直饱受诟病却无可奈何的“二选一”,同属于腾讯生态体系内的京东和拼多多从流量来源上本就是一场大战。随着“京喜”取代“京东购物”获得微信一级入口,微信里的下沉用户不再只是拼多多独享,更下沉的“京喜”代表京东与拼多多正式宣战。

%title 插图 %num

 

  然而,流量上的钳制并不是拼多多的心头大患,真正让拼多多忧虑的是在三大电商平台中(阿里、京东、拼多多),物流一直是拼多多的软肋和短板。

 

  不同于京东的自建,也不同于阿里的四处入股,拼多多在物流上的控制力远弱于其竞争对手。日前有消息显示,“距离一统天下,只差韵达”的阿里正在计划购买韵达至少10%的股份,这意味着,如果阿里成功入股韵达,通达系的运力将全部收归阿里麾下。

 

%title 插图 %num

  届时如果阿里想要在物流上对拼多多发难,拼多多恐怕将难以招架。好在阿里虽然靠着绝对的单量优势以及持有的股份,在各大快递公司中有一定的发言权,但其对通达系的控制力并不如想象中强。

 

  拼多多日渐增长的快递单量对通达系来说也十分重要。如果拼多多的单量份额持续增长,阿里在通达系中的话语权也将逐渐降低。

 

  黄光裕何时归来?

 

  2010年,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判处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14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国美黄光裕时代终结,后经过一系列斗争,黄光裕的妻子杜鹃上位,开始掌管国美的发展。

 

%title 插图 %num

 黄光裕和妻子杜鹃

 

  根据法院的一审判决,黄光裕的刑期从自2008年11月17日起至2022年11月l6日止。但根据已公开的司法材料内容显示,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当年6月1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一中刑减字第2608号”刑事裁定,对黄光裕减刑10个月。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中刑减字第1634号刑事裁定书,对黄光裕减刑11个月。如无意外,黄光裕将在2021年2月16日出狱。

 

  虽然黄光裕入狱多年,但他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并未降低,媒体上频频爆出其“提前出狱”的消息。每次消息传出来,内地和香港上市的国美概念股都会出现集体上涨。2019年4月甚至还出现了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向媒体透露黄光裕将提前出狱的消息。尽管事后上市公司进行澄清,但国美零售、国美金融科技股价一度上涨超过20%,“国美系”A股上市公司国美通讯(600898.SH)、中关村(000931.SZ)、山东金泰(600385.SH)等也相继涨停,黄光裕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title 插图 %num

  尽管黄光裕一次又一次的“被出狱”,但距离他真正的出狱时间已经不足10个月时间。目前,黄光裕仍然以49.12%的持股比例位列国美零售第一大股东。可以想象,狱中的黄光裕才是国美和拼多多资本合作的最终决策者。

 

  10多年前,黄光裕的对手是苏宁的张近东、大中电器的张大中、永乐电器的陈晓,10年后,张近东依然老骥伏枥,但国美的真正对手已经变成了京东的刘强东、拼多多的黄峥,甚至可能是他以前从未谋面的电商红人李佳琦和罗永浩。

 

%title 插图 %num

 

  不管胜负如何,国美的投资者,和黄光裕曾经的追随者,都在期待他的归来。

 

主要来源:投资界、证券时报、新浪财经等;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