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佣人秒变公主!让老公抢着做事、照顾孩子就靠这一招

%title 插图 %num

%title 插图 %num

接到我的部落格被痞客邦选入“金赏奖”的通知,其实有一点惭愧。有了脸书之后,部落格顿时被打入冷宫,有若失宠妃子,许久未得到主人临幸。

阿宏听到我的自言自语,笑说:“因为我现在表现良好,你就没东西可写了!”

 

这倒是。

 

搬来头城后,婆婆没有一起住,阿宏终于比较像个“大人”了。

 

他现在会叫小孩起床、做早餐,雨天送小孩上学,放学送小孩去宜兰上英文课。(以前是我婆婆去叫他起床、我婆婆煮饭给他吃、我婆婆或我送小孩上学。)而我白天回台北教书或演讲时,他也会在家煮饭、烧菜、洗碗、洗衣服。

 

之前送我回台北时,看到台北家中的洗衣篮是满的,竟然还“知道”要把脏衣服带回来洗。虽然,晚餐常煮“苏八蛋餐”──一次煮了八颗蛋,但好歹,还会煮饭给小孩吃。

 

有次,我随口说:“哎,买太多葱,干脆来做葱油饼吧!”他竟真的整晚在研究葱油饼,还做了一锅面团出来。也因为爷儿俩那时迷上一起做菜,所以苏家父子感情大有进展。

 

这让我深深领悟到,老公要长大成人,首要的秘诀就是──脱离婆婆。

 

虽然阿宏偶尔还是会把我气个半死,但机率低很多,平均每个月大概只有一次──每当他留在家里时间太长,开始要做出蠢事惹我生气时,就差不多该去对岸工作了。

 

只要他一出门,我就大大松一口气,因为晚上可以霸占整张床,睡得舒舒服服,不会半夜遭人毛手毛脚。等到过几天他回来时,我总是有一种微微的哀愁: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但老实说,我还满佩服我家阿宏的。

 

对我来说,每天看他那一头斑驳白发、日渐浮肿的脸孔,和“即将临盆级”的大肚腩,我实在已经很难回忆当年和帅哥调情约会、小鹿乱撞的心情。

 

可是直到现在,阿宏却还可以三不五时看着我说:“你今天好漂亮喔!皮肤好好喔!”没事摸摸我的老脸、牵牵我的粗手,早上趁我睡觉时在我满面油光的脸上偷啄一下。

 

这类举动,常常让我怀疑他要不是在对岸养了八个小三,就是输光了一大笔钱、又丢了工作之类的。

 

等我确认一切无碍、凡事如常之后,不免就会有种绝望的感觉:唉!此生摆脱不了此人纠缠,他是不会放了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title 插图 %num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

我猜您一定喜欢的: